「不對對身體有什麼影響的,休息幾天就好了。何況她見到你,對這些不會在意的。」

明明葉淺淺是準備葉恩承進行討伐,可是聽到他這麼一說,她的內心又是百感交集。

如果不是因為她遲遲不肯與葉家人相見,葉恩承又怎麼會出此下策?

算起來,好像錯誤又得算到她頭上。

她抬手摸了摸鼻子,帶着幾分無奈。

就在她陷入自己的思緒的時候,葉恩承的聲音響了起來:「查清楚當年的事情,一定得在淮安王府嗎?」

葉淺淺的眉頭皺起,眼神里透露出了幾分警惕之色:「什麼意思?」

「你不用緊張,我不是不讓你查,而是想讓你離開淮安王府。」

她沒有說話,但是眼神里卻儘是疑惑。

葉恩承輕輕地嘆了一口氣,面色也變得凝重起來:「你應該知道,陛下的年紀不小了,各位皇子也都長大了。」

似是而非的一句話,葉淺淺卻聽的分明。

皇帝的年紀大了,皇子們都長大了,自然就想着取而代之。

但是明晃晃的逼皇帝退位,皇子們自然是不會去做,畢竟他們誰都想要個好名聲。

所以,皇子們的重點就在於內鬥,想着被皇帝挑中成為太子。

而這場爭鬥,江淮錦自然是不會可能置身事外的。

他手中有着兵權,在朝中有着舉足輕重的位置,各方勢力都想拉攏。

一旦拉攏失敗,自然就想除掉他。

之前三皇子顧瀚海的態度就很是曖昧,而江淮錦的態度就更是特別了。

葉淺淺的眉頭蹙了蹙:「是宮中傳出什麼風聲了嗎?」

葉恩承瞥了她一眼:「宮裏的事情不要隨便打聽,你要儘快離開淮安王府。」

她面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宮裏的事情,我可以不打聽。可是你這麼急於讓我離開,我總得知道清楚吧?因為就算我離開,似乎也與淮安王府脫不了關係,葉菲兒可是淮安王妃。」 「哼,啟陣!」我冷哼一聲,將左手中指和食指併攏成劍,遙遙點向法壇中心的銅盆,銅盆中火焰猛然暴增,形成一道筆直的火柱,火焰徐徐而生,形成一道旋轉的火球,我後撤兩步,將桃木法劍插向地縫,雙手飛速交疊,結成一道法印,隔空按在了那團騰空的火焰之上。咻!

火焰陷入劇烈的波動,游移不定的火苗飛旋,驟然化作一條筆直的亮線,瞬間便撲在了大門上,震動的門板發出更加劇烈的晃動聲,「咯咯」響徹不停。

紊亂的氣流隔着大門交匯,爆出一股擴散的餘波,大門不再晃動,火符明滅之間炸碎成漫天的火電,落地紛紛熄滅。

一切又歸於平靜。

我的眉頭也漸漸皺了起來。

最初的交手,大家都沒有動真格,僅僅只是試探對方的底子。

這個人操控術法的能力很強,明顯高過上一次跟我動手的傢伙,看來想要安穩度過今晩,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門外陷入沉寂,大概十來秒,傳來一道冷笑,「小子,身手不錯!」

我面無表情地凝視大門,不咸不淡地開口道,「哪裏,莫先生過獎了。」

「你認得我?」那人發出詫異的低呼。

我冷笑不止,垂頭把玩桃木法劍的劍鋒,一揚眉頭朗笑道,「東老鼠會,自上個世紀開始便橫行於川陝境內,術道傳聞,第一代大當家是一位姓莫的教書先生,偶然間習得一身截龍斷穴的風水師手段,便以此為倚仗,拉起了一夥自己的勢力,傳到你這一輩,應該是第八代了吧?老鼠會歷代大當家都姓莫,不知我說的可對?」

門外的人輕笑道,「不錯,小兄弟年紀輕輕,卻有一手這麼驚人的道法,實在令人欽佩,老莫喜歡交朋友,尤其是你這種年紀輕輕卻又術法精湛的人,不如我們……」

我哼笑一聲,打斷對方的拉攏,「客套話就不用說了,我很費解,川東老鼠會盤踞川陝境內,至今已有將近百年的歷史,能入莫大當家法眼的寶物必然不凡,究竟是什麼東西,值得你大費周折,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拿到手?」

門外傳出冷厲的笑聲,「年輕人,有些事你最好少管,我來,是為了告誡你好自為之,如果你肯放棄插手此事,老鼠會必有重酬。」

我摸索著下巴,壞笑不止,「哦,那我倒想聽聽,你能給我什麼好處?」

那人沉默許久,繼而說道,「你開個條件吧!」

我說,自古以來,財帛最動人心,卻也是修行者錘鍊本心的最大障礙,我這個人呢,並不貪財,卻偏偏對各種稀奇古怪的物件感到好奇,莫大當家費盡心機也要得到的寶物必定不是凡品,可否先告知來歷?

「年輕人,做人最好不要太貪心,如果你懷着跟我一樣的目的,我只能說,你挑錯了東西。」

莫當家冷冷地說,「除了這一點,我們倒是可以聊聊別的。」

我環臂在胸,冷笑道,「除了這個,沒有任何東西能吸引我的興趣。「

「那就不要怪我翻臉了!」院外傳來一聲冷笑,笑聲之後陷入了平靜,此時我卻感到法壇正在微微顫動,地下忽然傳來明顯的震動,—股氣流沿着門縫滲進來,貼地而行,猶如一條探頭的毒蟒,飛速朝法壇中撲來。

「想進來?」

我厲吼一聲,將腳尖輕輕往前一勾,腳踏七星方位,袖中射出三枚長釘,呈品字形排列,那股陰冷的氣流行至中途,陡然一個轉折,繞開被七星釘鎖定的方位,從另一個方向射來。

我將手腕一翻,倒扣在手心下的銅錢驟然射出,空中拉出一道筆直的流線,此時地下湧出一道灰濛濛的氣柱,陡然與銅錢相接,爆出一串刺眼的火星。

叮!

銅錢被一股氣流卷飛,拋飛向天際,很快又在重力的拉扯下筆直下墜,再度與那氣流撞擊在一起。

「叮噹」脆響聲后,銅錢再度拋高,在空中瀰漫一團濃黑的氣息,符文閃爍,炸裂成無數的碎片,我將印法一變,桃木法劍舉高在手,對準那股氣流射來的方向,陡然下劈!

嘲!

劍鋒微顫,將反卷而來的煞氣一分為二,與此同時,大門方向傳來「吱呀」響聲,隨着一股陰冷的氣息灌入,門檻上浮現出一道黑漆漆的腳印,彷彿有雙懸空的腿,正在一寸寸朝我逼近。

雕蟲小技!

我不屑地一揚嘴角,迅速將左手伸出,一把扣住了法壇下的紅米,揚手一灑,雨點似的米粒在空中灑落一片,落地沾灰,集體爆發出一串「滋滋」炸響,紅米迅速變黑,散發出濃腥詭霧,門口那腳印快速呈現,至少五六隻鬼魂正在朝我走來。

鬼魂是無形的,未開鬼眼,我並不能一眼便鎖定所有鬼魂的方位,立刻後撤了兩步,將打鬼錢悉數拋向天際,旋轉的銅錢在空中劃過好幾道緋紅色的強流,一閃而過,瘋狂地轟擊院牆。

砰砰砰!

打鬼錢破空呼嘯,空中炸裂出了很多道鬼磷,幾乎每一枚打鬼錢蹦射天際,都會將一隻鬼魂炸成灰飛,院中凄厲的鬼嚎聲響起一片,到處是紛飛的鬼火,如潑天的雨點,伴隨冷風四處散落,化作點點塵埃散盡。

不消片刻,磷火徹底覆滅,院中再度恢復平靜,我手中出現兩枚長釘,一左一右,分別拍打在兩扇洞開的院門之上,大門「吱呀」—聲,被強風帶動,立刻自動合攏了起來。

夜幕下,重歸平靜。

門外,則是一陣長久的沉默。

我挑高下巴,厲聲說,「如何?」

冷風中夾裹着莫當家似有似無的嘆息聲,「老莫生平遇到的後生不少,能在三十歲前就達到這種成就的,實在不多,你算一個。」

我冷笑,並未多言。

劉老三曾說過,道童子應術道大劫而生,只要能活過18歲,便是一等一的修道天才,深山中潛修兩年,我所修本領,超過了別人十年的苦功,雖說暫時無法涉足一流行列,但比起任何名門世家的同齡人已經不遑多讓。

在江湖上闖,只有拳頭是真的,功夫不硬,劉老三又怎麼會放心趕我下山? 褚臨沉聽得眉頭直皺。

他沒急着表態,反而先冷斥道:「誰讓你派人假裝殺手去襲擊她的?」

「這……褚少您不是同意了嗎?而且我跟那三個弟兄打過招呼,他們只敢在元落黎身上劃一道小口子,絕對不會真傷了她。」

只是沒想到低估了元落黎的戰鬥力,計劃失敗。

衛何的解釋,褚臨沉並不買賬。

真是高估衛何這個傢伙了,居然用這種爛招。

褚臨沉一想到可能傷到元落黎,心裏就莫名生氣。

他壓下心裏的情緒,恢復了一貫沉冷的語氣,「你剛才說,元落黎否認了紙條是她寫的?」

「對!」

衛何應了一聲,又不解地問道:「褚少,您說她為什麼要否認?難道真是咱們弄錯了人?」

褚臨沉頓了頓,語氣肯定:「一定是她。」

一秒記住https://m.net

他相信自己的判斷,哪怕目前並沒有監控能證明紙條出自她手,她都是他心裏的第一嫌疑人。

至於她否認的原因……

呵,這個就要先查清楚她的身份再下定論了。

褚臨沉思索片刻之後,吩咐道:「元落黎的事你不用再查了,我會親自確認!」

「啊?褚少您還不嘶——」

衛何一激動,手裏的冰水撞到下巴上,疼得他猛吸涼氣。

「嗯?」手機那頭傳來褚臨沉狐疑的聲音。

衛何小心地托著下巴,委屈說道:「剛才不小心被那三個弟兄誤傷了。」

「呵!」

從鼻腔里哼出來的一個字,衛何聽出了自家少爺對自己毫不掩飾的嘲諷。

他不禁訕然,再次確認道:「褚少,您還是覺得,那個元落黎跟秦小姐是一個人嗎?」

褚臨沉不容置喙的低沉嗓音從手機那端傳來:「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偽裝,但dna,永遠不會騙人。」

……

衛生院裏。

因為有秦舒之前的治療方案作參考,白鱗症的治療過程十分順利。

輕症患者很快就痊癒,重症的患者也在快速好轉。

不僅如此,和國醫院眾人一起來到濱城,負責調查這次怪病起因的部門,也有了進展。

他們調查到,患白鱗症的患者都接觸過海水裏的一種毒性海藻,而這種海藻國內並沒有,應該是上次的颱風,從外海帶過來的,然後滯留在了濱城這一代的海域。

這個調查結果出來之後,濱城的海邊拉起了警戒線,對海水裏的毒性海藻進行清理工作。

同時,將一部分毒性海藻的樣本送到國醫院手中。

至此,秦舒他們的濱城任務,進入下一個階段——

研究這些毒性海藻的致病機制,弄清楚魚鱗狀白斑和衰老癥狀的原因,以及,在醫學領域,研究這種海藻的醫用價值。

在濱城待了將近一周。

周二的這天傍晚,沈牧讓助手將眾人召集到會議室里,開會。

「白鱗症患者已經基本治癒出院了,還剩下的少部分重症患者恢復較慢,但是,只需要按照咱們之前的方法,繼續治療就行。」

沈牧的目光環顧了一遍眾人,在看到秦舒的時候,停留了一下,又很快轉開。

他繼續說道:「我決定,留下一小部分,協助衛生院這邊的救治工作。其他人先回國醫院,對這個毒性海藻進行展開研究。這,也是上面交給咱們的任務,必須儘快完成!」

他話音落下,屋子裏眾人紛紛點頭表示贊同。

這時候,有人問道:「沈院長,那咱們哪些留下,哪些回去呢?」

其他人也比較在意這個。

在場的都是醫學界裏拔尖的人物,到了他們這種程度的,最愛鑽研,都想先回去研究這個海藻。

要是能先研究出個結果來,還能有加分獎勵。

個人分數,在國醫院,可是向上晉陞的必備條件。時間:上午九點。

地點:石之國,龍地洞洞口處。

雖然鳴人已經好幾天沒有睡覺了,有那麼一丟丟困。

但是摸了摸懷裏捲軸里的白絕,倍敢精神。

生前何必久睡,死後必定長眠。

不過,他只有一隻白絕,如果佐助沒卵用,克隆不了。

那麼他可能就只能用來複活老

《木葉之快樂鳴人》第兩百四十七章他是我哥…… 永昌三年正月半,東平巷那位仍在沉睡中。醫正們抹著額頭的冷汗解釋:毒已解,五臟六腑也在恢復當中,不定哪天就醒了!

皇帝沒生氣,命密切她的病情便讓他們走了。

前陣子的亂象已有眉目,幕後的真兇讓他渾身乏力,無暇追責。他知道行刺北月氏的是自己人,但萬萬沒想到,竟會是她!

「……國公府三子遇刺是我派人乾的,可我真的沒動宋府、六妹妹一根汗毛,那不是我乾的!東平巷的密函是我讓人偽造的,可五皇弟不是我殺的,他是我親弟弟!」

宛城長公主跪在皇帝跟前哭訴道。

一直以來,她計劃周詳從不出錯。但最近不知怎麼回事,她的人竟擅自截殺宋皓的近隨燕統領。燕統領奉宋皓之命率二十暗衛回京保護家人,結果死在途中。

全死了,被毒死的,用北月禮中過的那種毒。燕統領等人的運氣不他好,在晉西的日子太短。且在京城養叼了胃口,不屑吃邊境的野菜。

更要命的是,那些殺手回京向她的屬下復命。而屬下回府里稟報她時,被夏太后收買的一名侍婢聽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