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這麼理解吧!」張墨指了指空蕩蕩的大廳,「你看看,這大堂里除了擺設,哪裡還擺了什麼桌子?」

楊真掃了一眼,大堂里確實沒有餐桌,只有一些假山、石頭和盆栽,安靜極了。

就在這時,一個身穿大紅長袍的高挑美女走了過來,看著楊真、趙守正和張墨三人,笑道:「三位客官,你們之前有訂餐嗎?」

張墨掏出一塊巴掌般大小的白色玉牌,牌子上寫著『醉仙樓』三個字。

三天前,張墨前往凌氏家族送請柬的時候,就順便來了一趟醉仙樓。

紅袍美女接過玉牌,笑容更加甜蜜了:「不知三位客官訂下的是幾樓幾號包間?」

「七樓!」張墨只是簡單的吐了兩個字。

七樓,是醉仙樓最高的一層樓。

三天前,張墨就已經包下了整個七樓。

「原來是張墨張大人。」紅袍美女對張墨的態度愈加尊敬,能夠花錢包下一整層樓的人,肯定非富即貴,而最重要的是,他招呼的客人還是凌氏家族的族長和各位長老,「三位客官,你們隨我來。」

說罷,紅袍美女一邊請,一邊走在眾人稍前頭,引著眾人往樓上走去。。 姬蘭靜:「……」

姬蘭靜眼神變了變,眼底原本的不屑收起,原本急着將姬家主給趕走的心態也不急了,反而是好奇起這件事。

能夠讓普通人也修鍊……

若是她也能夠修鍊的話……

「爹,你打聽到的消息究竟是不是真的?」姬蘭靜有點等不及了。

姬家主看她一眼,搖了搖頭,「不太確定,所以才提前告知你,你別老想着得罪她。畢竟東西是她的,就算是看在二公子的面子上,真要將她得罪了,你以為二公子的面子能有幾分用處?」

很明顯的,這兩人在相處時,事情的真正決策者就是陸顏霜。

並非是姬無月。

姬蘭靜:「……」

萬萬沒想到……

「那爹你怎麼不早點跟我說!若這事兒是假的還好,若是真的……」

不對,若是假的,那也是她的損失。

若是真的,那麼就代表着,她這一輩子也會變得極為不凡!

姬蘭靜一想到那種可能,整顆心都激動起來,全身血液隨之燃燒般,一瞬間激動到不能自己。

她並不想要做個普通人一輩子,那麼短的壽命。

她希望自己這輩子會不一樣!

她會!

她想了很多很多,一直到姬家主出去,姬蘭靜還是沒有辦法平復心情。

她幾乎是一夜未睡。

整個人還是精神抖擻。

剛才在姬家主面前信誓旦旦的保證過,她絕對不會再去找陸顏霜,姬家主根本就沒想到她說話如此的不算數,天剛亮就又去了陸顏霜的住處。

開口第一句話,就是在問陸顏霜,「我聽說,你煉製出了一種美顏煥膚丹,還可以讓普通人都能修鍊!這件事究竟是不是真的?」

才剛睡醒的陸顏霜:「……」

陸顏霜打了個呵欠,昨晚睡得有些晚,才來姬家畢竟是有些不習慣。

迷迷糊糊中,她聽到有人稟告說是姬蘭靜又來了。

這麼一大早的。

陸顏霜「嗯?」了一聲,「你說什麼?」

壓根就還沒有睡醒。

姬蘭靜默了默,並不在意她這種漫不經心的態度,此刻心底想的更多的,反而是若是她也可以修鍊的話!

她一個招手,丫鬟便端著糕點過去。

姬蘭靜朝着陸顏霜行了一禮,又特意道:「這糕點,是我親手所做,應該比昨日的味道還要更好一些。」

一大早的,誰會對糕點感興趣。

陸顏霜招呼人坐下來,這若不是在姬家,在崔家她連院子都不會讓人進來。

「我以為我們昨晚已經聊得夠多了。」她慵懶道了句。

姬蘭靜「嗯」了一聲,「那件事已經過去了。我也並非是喜歡死纏爛打之人,既然已經得知了是毫無希望之事,我自然便會放手。」

「我眼下來,是為了另一件事。聽說你煉製了一個丹藥,能夠讓普通人也有機會修鍊!」

說到最後一句話時,姬蘭靜眼神有些激動,眼底有光澤在閃爍。

她心情是忐忑的,就怕陸顏霜會突然給她說出一句,沒有這樣的事,她是從哪裏聽說來的?

不過好在,陸顏霜在聽到這句話后,並未多想便直接朝着她點了點頭,「是有這回事沒錯。」

姬蘭靜:「……」

姬蘭靜安靜了一瞬間,只是為了確認,這件事是真的。

她不是產生了幻覺,也不是在做夢。

「你的那種丹藥,是不是也可以讓我有機會修鍊,成為一名修者?而非普通人!」她站起來。

陸顏霜抬眼,下意識隨着她身影掃了眼。

又很快的收回,喝了口茶,清醒清醒,「是可以。沒想到這消息會傳的這麼快,甚至比我所預料的還要迅速。」

「噗通!」一聲!

下一秒,卻是姬蘭靜直接當着陸顏霜的面朝她跪下。

陸顏霜:「……」

陸顏霜懵了,原本還有點迷糊的睡意瞬間跑空,就是看着姬蘭靜。

抿了抿唇,陸顏霜聲音疑惑,「你這是做什麼?我沒讓你跪,若是讓其他人看到,還以為是我欺負你。」

姬蘭靜低着頭,藏住臉上的難堪與羞愧,一本正經認真回答,「賠罪!」

「昨天的事,是我錯了,我評價你配不上二公子,還覺得你沒有任何一處能比得上我,是我眼拙看輕了你。所以我要賠罪。對不起!」

「單憑你能煉製出這種丹藥,你的煉丹水平就已經達到了臨武大陸可以說是第一人的高度,對於我們這些普通人來說,我從一出生,就只是一個普通體質,我曾經以為,我只能普普通通的過完這一輩子,短暫的壽命,柔弱的軀殼,可在昨晚我爹跟我說了一些你的事情后……我突然覺得,我這一生,或許還能有另外一種可能!」

「你想修鍊?」陸顏霜正了正身子。

又提醒她,「你先坐下來吧。有話咱們好好說,沒必要跪來跪去,昨晚的事既然都是昨日事,早就過去了。我根本沒放在心上。」

「可我確實是錯了!」姬蘭靜就是猛地抬頭。

陸顏霜微愣,對上一張漲紅望着她的臉。

陸顏霜:「……」

「錯了,就要認。我前半生因為意外被人算計,一直流落在外多年,好不容易才被我爹尋回來,這些年,我吃過很多的苦,也曾無數次憤恨自己只是個普通人!我並不想要一輩子只做一個普通人!」

「所以,我在看到二公子的時候,才會那麼不甘心,想要憑藉着這個身份,若是能夠站在他身邊……我昨晚在聽完我爹的話后,才突然意識到,或許從一開始,我想要的就只是不平凡的人生。這人生,它是光鮮亮麗,是美好的。而絕非曾經的那十幾年,我在街頭乞討,我曾經差點被人欺辱,也一度差點餓死……」說到這,姬蘭靜閉上了眼。

在她眼角,有淚快速滑落。

她雙手手心觸底,正正對着陸顏霜,這一瞬她虔誠的朝着陸顏霜低頭伏低了身子,咚咚三聲,就是響亮清脆!

「這第一叩,是賠罪,一個姬家小姐的身份代表不了什麼,離開這個身份,我其實還是曾經那個什麼都沒有的小乞丐,在外流落多年,一無所有的弱女子,普通人。」姬蘭靜道。

「這第二叩,是佩服,我昨晚一夜未睡,所以想了很多很多,想到昨晚我爹跟我說過的,還有我打聽到的一些關於你的傳言……你一個弱女子當年在那樣的情況下選擇離開陸府,帶走孩子和母親,卻彷彿是鳳凰離開了囚牢,反而大放光彩!這其中肯定是有艱辛的,也更加能證明你的能力。與我相反,你依靠的,一直都是自己。所以,二公子才會如此喜歡你吧。就像我如今也忍不住佩服,想要喜歡你的心情一樣。」

「這第三叩,是懇求,臨武大陸向來強者為尊,可以說從來沒有人在乎過普通人的想法。但你煉製出了能夠改變普通人體質的丹藥,給了我們嘗試另外一種,本來這一輩子都不能奢望的人生機會。我想修鍊,想自己能夠變得很厲害很厲害,所以無論付出什麼樣的代價也好,只要我力所能及,求你幫我。」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我是Omega被老闆發現了最新章節、我是Omega被老闆發現了村頭老李一枝花、我是Omega被老闆發現了全文閱讀、我是Omega被老闆發現了txt下載、我是Omega被老闆發現了免費閱讀、我是Omega被老闆發現了村頭老李一枝花

村頭老李一枝花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突然被一個全息賴上了、我是Omega被老闆發現了、

。 伴隨著人接連倒下,現活的人也逐漸意識到了不對,蛇群仍在持續攻擊。

他們得想辦法制止才行,可面對著密壓壓的蛇,又有什麼能阻擋它們呢。

李哥聽到自己的人接連被咬沒,心裡也很不舒服,可他眼下連自身都難保。

只能耳聽著人被咬倒,暗自痛惜自己剛建起不久的莊園就這麼給毀了。

不多會,姜汪面前的圍著人也開始倒下去了,看著心情很是無奈和自責。

在同步器里投放著被蛇群吞沒的人,觀看者卻很是熱血,目不轉睛地緊盯著屏幕里的畫面。

被咬倒的人身體倒下后,就迅速有無數只蛇攀到上邊,轉瞬間就只剩具白骨架子了。

連血都被啃食殆沒,還有些小蛇在爭搶大腸的短暫面,可也很快就沒了。

吃沒后又繼續下一個人,就像是永遠也喂不飽的貪吃蛇那樣,仍在不斷地在持續搶食。

姜汪對這實在看不下去了,他鬆開了咕朵,沖著蛇群走了過去。

行為十分冒險,但也只有這樣的方式才可能讓蛇群停下來。

要是再讓其啃食下去,一下就吃紅眼,只怕會失控到把島上的人都吃沒,到時候就得成惡魔島了。

肖默看到他朝蛇群走過去時,想要過去攔著,卻被前邊站著的幾人擋住。

「別過去!危險阿,姜汪。」

姜汪沒去聽,繼續朝前走著,看到底下爬行的蛇沒猶豫地就踩了下去。

那條被踩的蛇也同樣不遲疑,直接張開嘴回頭就朝小腿處給咬了一口。

感受到腳上傳來陣刺痛感,他硬著頭皮繼續走,就踩著密壓壓的蛇。

不時滑動的蛇軀,讓人腳下都會打滑,不過姜汪保持住了平衡,尋找小黑蛇。

黑色真是不易發現的顏色,而且這邊的蛇大部分都是偏向於黑色系,很難去發現。

等到他被蛇咬過幾次后,終於在側前邊的一塊空地前看到盤踞著的小黑蛇。

這小傢伙居然在睡覺?召喚完蛇群就不管事了嗎?

那可怎麼能行,姜汪在自己身上摸索一番后,只得把刀鞘丟了過去。

小黑蛇被砸中了背部,猛然驚醒,看到是姜汪后趕忙吐出蛇信子要控回蛇群。

進攻令好下,撤退可就難了,蛇群嘶啦啦作響似不願退去的樣子。

不過好在姜汪腳下的蛇都退開了,他過去蹲下身,朝其伸手讓小黑蛇爬上來。

過後,蛇群終於慢慢退散開,這時還僅剩三十人左右了。

看到蛇群散走,眾人都鬆了口氣,隨之原地坐下歇息。

咕朵趕忙跑向姜汪,柔聲問道:「你腳沒事吧?那些咬你的蛇沒毒吧?」

剛才看到他被蛇咬了好幾下,她想過去把蛇散開卻被他遏止住了。

姜汪隱隱感覺腳上有點刺疼,但還是微笑著開口:「別擔心,我沒事的。」

這話,糊弄下不識蛇的女人們還好,可糊弄不了肖默。

他直接就讓姜汪坐在地上,動手去拉開其褲腳,準備親眼查看傷口。

剛剛面前有人擋在面前,他不能看到是那些蛇咬了,姜汪又不肯說,那就只能是自己來判斷。

姜汪伸手按住他的手,皺著眉頭尬聲道:「幹嘛阿,這麼多人看著呢,我多不好意思阿。」

其實是想說,別當著咕朵的面說他被毒蛇咬到的事,不想讓她太擔心。

肖默冷色回答:「看傷口,若是中毒了得趕快處理才行,不能讓毒液擴散。」

姜汪仍不想這樣去看傷口,卻無奈於人家力氣比自己大,手當下就被甩開了。

左邊小腿上前後都有兩個小針眼,可後邊的肉卻有些腫了,還有些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