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他真死了。就可能沒有什麼罪孽了吧。」

「他的偽裝應該很成功才對。洛肯老奸巨猾,一定能夠做到完美的偽裝。」麻雀低著頭,咬著瓜子:「誰能殺他?」

「他。」紅鷹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誰?」

「傑克尼曼。」

「怎麼可能……我們的目標竟然可以……」麻雀驚訝的停住了嘴巴。

「可惜,由不得你不信。」紅鷹睜開眼睛,繼續e盯著台下的兩人,他們還沒有想過要先手。

「這樣啊……那還……挺有意思的。」麻雀笑著,將瓜子殼用手中燃起的火焰燒掉。

「啊……是挺有意思的。」。 嗯,不生孩子、不結婚,但是已經朝著那裡去了,那今年是不是可以回來過年了呢?

姜安琢磨著吉祥都已經想到生孩子那個地不去了,那第一個程序見家長應該可以啟動了吧。

有想法就要付諸實踐。

姜安把所有堆積的文件處理完,爺爺已經在沙發上小憩了一會,這會都醒了,還有興緻打趣自己的孫子。

「都處理完了?哎呦,這速度,你要是娶媳婦生孩子能有這麼速度就好嘍。」

「爺爺,這邊的事情都處理的差不多了,明天回古城?」姜安試探著問道。

爺爺能一起回去最好,要是爺爺貪戀南方的小花小草,那就讓老爺子在這陽光滿滿的地方多待一段時間,自己先回去。

爺爺老神在在的端起面前的茶碗,「著急回去見吉祥?那你就回去,爭口氣,早點領回來。」

姜安見爺爺此時心情還不錯,就又說了一件事。

姜安:「爺爺,年後我要和吉祥拍一部電視劇。」

爺爺臉色變了,「咱家族這些生意不是都已經開始上手了嗎,你怎麼還說去拍戲就去拍戲呢。」

姜安靜靜地坐在那裡微笑看著爺爺,爺爺突然一窒,臭小子已經聽不得他的嘮叨了。

爺爺改打苦情牌。

「以前你想演戲,我也沒擋著你,我想著我也算年輕,身體還算硬朗,也能幫你撐幾年。

可是這幾年,你也瞧見我這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你看我剛剛坐在這裡就睡著了。

現在都決定離開那個圈子了,怎麼還要回去拍戲呢?」

看看姜安的表情,苦情牌好像也不怎麼好使。

爺爺急了,「回去也行,但是這次一定要把吉祥給我領回來見爺爺。我這麼大歲數也不想別的了,就想著什麼時候能有孫媳婦,再有個重孫子。

這要是能見到重孫子,我死了也能閉上眼了。」

姜安見爺爺表演的也差不多了,說爺爺表演也不完全對,爺爺渴望他結婚生娃的心是真的,但是那些好的壞的情緒都是爺爺臨時湊出來的。

爺爺在商場上是把好手,在演戲這方面,沒有任何天賦。

看得姜安都尷尬。

「爺爺,你會長命百歲的。我會儘快把吉祥娶回來,你要是沒事就翻翻字典,給你的重孫子、重孫女起下名字,興許很快會用得著。」

起名字?爺爺已經有些渾濁的眼睛立即就亮了起來,指點著姜安,「沒什麼事,趕緊回去吧。多陪陪吉祥。

求婚、訂婚什麼的趕緊操練起來,別讓我重孫子、重孫女沒個名分就出生。」

姜安:「行,那我下午就走。」

爺爺:「臭小子,快走快走,出門讓孫秘書進來一下。」

說完,等姜安出門就翻出了老花鏡,這顯然是要孫秘書協助給他重孫子、重孫女起名字了。

吉祥一下午都在公司里,磨磨蹭蹭地也不想下班,沒什麼緊要的事情,但是可以打發時間。

回家么,好像冷清了一些。

吉祥有時候想還是要忙些才好,累了到家就可以睡覺,也不覺得多冷清。

現在閑得,房子里進個蒼蠅,她都能追著說半天話。

徐老師讓她回學校,請她吃食堂。

這個點去食堂吃飯有點晚了,但是到徐老師那裡混混日子還是可以的。

哎,怎麼就到了混日子的情況發生了呢。

身體要節約著用,也不能一時過渡,一時又閑得發慌。

吉祥想著今後要勞逸結合,既能忙碌起來,又不至於太疲累致病。

改換道路,不久,吉祥的車就平穩地滑進了古城音樂學院。

太陽已經完全落山,吉祥又是全副武裝地下了車。

校園裡的路燈已經亮起,風有些冷,光禿禿的樹枝在風中有些搖動。

也許是音樂學院的原因,校園裡處處可以聽到演奏樂器的聲音或者唱歌的聲音。

吉祥突然不急著去找徐老師了,她想一個人靜靜地走走。

鋼琴、小提琴、古箏等等不絕於耳,聽起來是鬧鬧吵吵的,卻正能緩釋吉祥此刻的心情。

一處教室傳來歌聲,一個人在哼唱《seeyouagai

》,漸漸地出現有人一起唱,最後好像整間教室的人都唱了起來。

青春的樣子。

吉祥喜歡的樣子。

走走停停地,吉祥無意間走到了一處教室,裡面還在上課,一看教室還是個熟人,言午。

教室有後門,吉祥慢慢推開門,悄悄地走了進去,坐在了最後面。

言午老師正在給學生們上表演的理論課。

教室里幾乎都坐滿了,只在後排還有幾個空位,學生們也都乖乖地聽著課。

沒人注意到後排多了一個人,只有言午在吉祥進入教室時看了一眼。

時不時地有學生來蹭課,言午也不說什麼。

《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之後,言午算是一炮而紅,邀約不斷,言午不忘初心,還是堅持一學期有半學期在學校里教學。

這些都是吉祥聽徐老師跟她說的,徐老師經常給吉祥說一下古城音樂學院的事情。

這無形地讓吉祥覺得自己和古城音樂學院一直好像都沒有分開過,她還是古城音樂學院的一份子。

也許徐老師出發點就是如此,但不管怎樣,吉祥確實一直對古城音樂學院充滿了親近感。

現在在看言午老師上課,心裡就想著也過過學生的癮。

但言午老師講什麼,吉祥沒注意,她被身邊的一個男孩吸引了。

清清冷冷的一個男孩,長相精緻,看到男孩的一瞬間,吉祥腦袋裡冒出了一個名字——藍湛。

在選劇的時候,吉祥也看了系統「哥哥」裡面的大熱門劇,其中就有一部叫《陳情令》。

吉祥看了全集,美男集中營,整部劇製作的很是上乘。

吉祥本來是沒想過要把《陳情令》拍出來,但是今天看到身邊這個男孩,吉祥卻動了心思。

男孩來上表演課,不管是不是表演專業的,都能說明他對表演有興趣。

吉祥不介意當他的引路人。

「同學加個友信唄。」吉祥趴在桌子上,亮出了自己的二維碼小聲說道。 BOSS倒地,所有人都升了一級,就連本來五級的風雲天下也升到了六級。

世界頻道

戰神李靖:「天下兄,怎麼做到了,教一下攻略唄,刷一上午的小怪都刷煩了,也教我去打一下野豬王爽爽。「

風雲天下:「兄弟,這是運氣好,是運氣,真的別去打,BOSS非常猛。」

兩位大佬各自在世界頻道聊了一句,當然也不會有第二句。新世界中設定,一小時內發第一條世界頻道一金幣,第二條就是十金幣。一金幣現在他們還能在新手村中收到,十金幣現在就不用想,收遍整個新手村都不一定有。

「快先看看出了什麼裝備,我剛才好像看到有橙色的光芒,不是我看錯了吧,我沒有色盲的啊。」千里走單騎急吼吼的叫道。

風吹風鈴打開隊伍包裹,五件裝備,一個材料,一本技能書,大爆了。

「發財了,三件橙色裝備,那把斧頭誰也不要跟我搶,那是我的,我的。」第一件裝備就是一把橙色斧頭,千里走單騎非常激動,橙色裝備算是玩家能正常獲得的最頂級的裝備了。

野豬王大方呀,也可能是首殺的原因,另外BOSS還掉落了五個金幣,剛好每人一個。

風吹風鈴屬性都沒有看,直接將斧頭分配給千里走單騎。

只見千里走單將新手斧頭換下,並將橙色斧頭屬性發在隊伍頻道中。

精緻的獠牙戰斧(橙色):物理攻擊力87-103,力量+20,特效,重擊,裝備等級5級。耐久30-30。重擊:每次攻擊時有機率觸發重擊效果,造成五倍傷害,觸發機率1%。

「哈哈,我現在攻擊力150多,小野豬還不幾下就一隻。「千里走單騎得意的笑。

「這把斧頭的屬性非常好,我手上的五級綠法攻擊力才20多,屬性也就加了3點。這個重擊特效也非常好,要是PK的時候爆一下直接就秒人了。一般玩家這樣的武器應該都能用到20級了。」連風雲天下看到斧頭的屬性都非常羨慕。

「快看看其它東西,我看到盾牌,也是橙色的。」風雲小秘書也是非常激動,他是守護戰士職業,急需一面好的盾牌,沒有盾牌扛怪非常吃力,不能扛怪的守護戰士守護個屁哦。

風吹風鈴看到大家都非常激動期待,就直接將剩下的物品屬性都展示出來。

精緻的野豬王之盾(橙色):防禦55,生命值500,力量10,特效,不動如山,裝備等級五級,耐久30-30,不動如山:持有野豬王之盾不會被擊退。

精緻的細麻法袍(橙色):防禦20,生命值100,魔法值200,智力20,特效,魔能涌動,裝備等級5級,魔能涌動:魔法回復速度+5。裝備類別,布衣類。

精靈皮靴(紫色):移動速度2,防禦5,敏捷8,裝備等級5級,耐久20-20。

鐵膽弓(紫色):物理攻擊力51-59,敏捷10,裝備等級5級,耐久20-20。

引雷術:引導一道雷電攻擊目標,造成15點傷害,冷卻時間三秒,職業,道士。

獠牙(紅色材料)。

物品全展示出來,應該說都是好東西,就算獠牙材料暫時不知道用處,但是,就憑它是紅色材料,誰都知道是珍貴的東西,紅色可是比橙色更高級的東西。

盾牌不用說,500血比現在所有玩家的血量都高得多,還加力量、特效,法袍也是強的一匹,一句話,橙色物品就沒有垃圾。

至於其它三樣就差點意思,不過也還不錯。

風吹風鈴還沒開始分配物品,這時風雲天下就發話了:「這樣吧,盾牌給小秘書,法袍給我,鞋子給六管菩薩,鐵膽弓讓小秘書拿去賣錢或換我們要的東西,引雷術給風鈴,這個只有她能用,材料也給我吧,我額外補償六管和風鈴一人一萬藍幣。「

雖然張山只分到一雙鞋子,但其它東西都不是他能用的,也沒有辦法,風雲天下說的給他一萬藍幣的補償讓他有點不好意思。

於是就說道:「補償就不用了吧,如果沒有你們過來,我們三個也打不了,時間久了就會被別人發現,到時肯定就搶不到了。」

「我只看因果,不看假如,是因為你們發現了BOSS,又是你們卡住了BOSS,沒有這兩個前提,什麼都是空談,所以補嘗是應該的,我們公會的傳統就是這樣,貢獻多的多拿,貢獻少的想拿裝備就得出補嘗,這樣才顯得公平,才是才久計。」風雲天下解釋原由。

「沒事,這是我們應得的,誰讓這個BOSS沒爆我們用的好東西呢,又給我一本道士書,現在都三個技能了,技能點完全不夠用。」風吹風鈴也在一旁說道。

「你別說了,還有閑技能多的,我就一個技能還是被動,藍都用來看的。」張山正吐槽火槍手的新手技能,突然想到,剛才好像系統提示,他獲得了一個技能。

查看了一下技能。

重擊(被動),一級(天賦獲得,不可升級),每次攻擊時有機率觸發重擊效果,造成五倍傷害,觸發機率1%。

哈哈哈,看到這個他的天賦終於發揮作用了,張山狂喜,完全沒有想到還會有這種好事,就打一次BOSS,百萬分之一的機率也讓他碰到了。

最後一下傷害好像是他打出的,還好BOSS狂暴後防御下降,要不然他一下才打兩三點傷害,是不可能搶到最後一下的。

「你笑個毛線哦,不就是補嘗你一萬藍幣嗎,至於笑成這樣。」千里走單騎吐槽。

風雲天下和風吹風鈴也有點奇怪的看著他。

瞬間張山覺得好尷尬,不解釋,直接將重擊技能展示出來。

看到張山展示的技能,其它四個人瞬間思密達。

「你怎麼會有BOSS的技能的,剛才沒看到這個技能書啊?」風雲小秘書非常不解的問道。

「靠,你這運氣逆天了吧,打一隻怪就觸發天賦了。沒天理啊。」千里走單騎很不可思意的說道。

千里走單騎和風吹風鈴目瞪口呆,而風雲天下和風雲小秘書則一臉蒙逼,他們還不知道張山的被動之王天賦。

風吹風鈴緩過神來,向他們解釋道:「六管菩薩有一個非常BUG的天賦,可以通過殺怪獲得怪物身上的被動技能,只是沒想到BOSS的被動也能得到。真是不可思意。」

風雲天下:「不可能吧,怎麼會有這樣的天賦。」

風雲小秘書:「開掛了吧,這到了後期誰敢跟你打。」

「沒那麼誇張,機率非常小,今天也刷了很久的兔子,就沒刷出來,只有百萬分之一的獲得機率,跟彩票一樣。」張山解釋了一下。

「百萬分之一的機率也不算不低了,只要看中了哪些怪的被動,遲早能刷出來。」風雲天下還是覺得有點不可思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