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老大不僅是江州的老大,更是龍門四大龍使之一的玄武使。」

「你知道玄武使的權力多大嗎?」

「葉老大一句話,就可以調動上百億的資金。」

「葉老大一句話,就可以讓江州腥風血雨。」

「葉老大一句話,就可以要你我的性命。」

「在江州,再也找不出比葉老大更有權勢的人了,葉老大時名副其實的江州霸主。」

「你還不趕快給葉老大道歉!」

楊西來徹底懵了。

他怎麼都沒想到,葉秋的來頭竟然這麼大,比他哥哥還牛嗶。

殊不知,現場還有比他更懵的人。

那就是張莉莉。

張莉莉本想等到葉秋被打的半死的時候,再出來狠狠地踹葉秋幾腳,一解心頭之恨。

可哪裡想到,事情突然發生了反轉,找來收拾葉秋的人,反而跪在葉秋面前求饒。

此時,她腦海里一直回蕩著楊西龍剛才說的那幾句話:

「葉老大一句話,就可以調動上百億的資金。」

「葉老大一句話,就可以讓江州腥風血雨。」

「在江州,再也找不出比葉老大更有權勢的人了,葉老大時名副其實的江州霸主。」

張莉莉臉色蒼白,彷彿被五雷轟頂,自言自語的說道:「什麼時候,這個窩囊廢變得這麼強大了?」

【作者有話說】

感謝大家的打賞,謝謝。

。。 余大保隊昨晚有多得意,現在就有多尷尬。

明明自己隊一直都是最領先的一隊,沒想到反轉竟然來的這麼出其不意。

好在尷尬的也不是只有他們一隊。轉頭再看了看三號隊的營地,余大保一下子又來了信心。

比上不足,比下有餘,老..二不可怕,墊底的才尷尬。

余大保迅速調整好了心態,拉著自己的隊的幾人吩咐道:「小浩你去把帶來的東西都先收拾進營帳里。阿三阿四跟我一起,咱們把點定下來,今晚入夜前,先把幾根主要樁打進去。」

被鄙視了的三隊兄弟,此時一臉鬱悶,皆是憋著一口氣,埋頭苦幹。

娘了個腿了!一幫鱉孫。

且等著,等再過幾日爺爺早晚得把這幫龜孫子踩下去。讓他們得瑟。

……

從鎮上回來的三人浩浩蕩蕩的拉了好幾輛驢車進村,這麼大的動靜,顧七怎麼會不知道。這些人的小動作顧七更是心知肚明。

只不過前頭也說了,顧七想要的從來都不是一支只知道死板規矩的正規軍。

能在規則限定範圍里,快速找出規矩里沒有明確說明的漏洞偏差,並且成功撿漏。在她這裡是都被允許的。

別看顧七隨時隨地會讓江平這些人吃點苦頭,可是吃苦頭本身並不是真正目的。

她手裡的兄弟往後走出去,可不是專門為了去吃苦耐勞用的。

而是需要吃苦的時候就能放下身段就吃苦,可以享樂的時候,也應該吃香的喝辣的一樣不少。

兩則並不矛盾。

……

第二日辰時,眾人準時在坡地前集合,晨練的項目依舊是徒手跑山十里。為時半個時辰到達昨目的地。

既然昨日已經領過一次路里,顧七今天便沒再耽擱功夫給這些人在帶路,只懶散一笑道:「還是一樣的規矩,誰要是脫隊了,所在隊伍所有人再加三里地。半個時辰內沒跑到目的地,撤掉朝食。」

說罷便不在理會眾人,率先朝著南山跑去。

全力打開速度的顧七根本不是江平這些人能追的上。不過一盞茶的功夫,所有人都已經看不見顧七的背影了。

邢浩看的瞠目結舌,小聲的嘀咕道:「顧老大也跑的太快了。她這速度還是正常人能跑出來的速度嗎?」

劉勇雙目微縮,面色凝重:「即便是加快到這種驚人的速度,顧老大跨出去的每一步步伐竟然還是一模一樣的距離。」

江平咬牙:「早晚有一天我們也可以的。」

劉勇輕笑搖搖頭,心裡明白這是不可能的。

只是這種時候也不好滅了自己和江平的志氣。便點點頭到:「我們抓緊速度。」

……

半個時辰后,一眾人精疲力竭進了南山內邊境處的小溪邊。

正要歇口氣卻見顧七已經拖著扛著一頭成年野山豬從不遠處走了過來。野山豬血順著豬脖頸一點一點留下了,滴落在沿路的草地上。

昨天才進過山,今天幾處陷阱里都沒有能撿到漏,顧七乾脆就循著野豬活動的痕迹,摸到了野豬群的老巢去.

憑著足夠快的速度,外加用了點不太光明好看的小手段,成功攔截了一頭速度不夠快的尾豬,又借著林子換了幾條路線,以防等回過神的野山豬群發了瘋再找回來。

野山豬群既兇狠又記仇,還喜歡打群架。真要招惹上了一群,就是顧七也得不到好處。

更何況,山裡還有一群未經世事的傻白甜們。

到時候真被野山豬追上拱的缺胳膊少腿的,到時候浪費的可不還是她的銀子,划不來。

顧七將野山豬丟給劉勇和江平道:「再給你們一盞茶的時間休息。回去吃過朝食后,帶上你們的傢伙什去找劉監工,他會安排你們接下來的任務。」

「是。」眾人齊齊高聲應答。

不就是幹活嗎?有什麼不能接受的。

我愛勞動,勞動愛我。顧老大昨天說了,勞動最光榮。

……

一盞茶后,顧七囑咐劉勇下山後將野山豬送去了殺豬匠那裡,便不再管眾人,挎著長刀背著背簍繼續往深山裡走去。

今天出門前顧七特意在外衫裡面穿上了特質的防護皮衣套裝。

又將袖口領口和雙腳腳踝處從新用布條封緊,把原本的高馬尾攀成髮髻,取出皮帽將整個腦袋都套起來。

一路飛奔到小龍蛇聚集的密林外。顧七停下來休整了片刻,才從背簍里取出一塊方巾,將自己的臉蒙了起來。

見確實沒有什麼遺漏的地方,方才又拿出一大罐驅蛇粉,一壺水。取少量水將驅蛇粉調製成漿糊狀將自己渾身上下里裡外外都抹了個遍。

做完這些,顧七悄沒聲的從腰間摸出一個小罐子,並未打開。

而是一手緊握著長刀,一手捏著小瓷罐。

深吸一口氣,朝著密林內走去。

……

明明已經是第二次進來了,密林內遮天蔽日的陰冷霧氣,還是讓顧七又幾分不適應。

這一次雖然做足了準備,顧七卻並沒有真要深入密林的打算。

密林里到底有什麼,顧七不在意。

這次的目標就是抓住足夠數目的小龍蛇。到時候將挖處的小龍蛇膽泡酒創收用。

整個密林內布滿了數目驚人的小龍蛇蛇群,為此根本不需要深入冒險。

顧七控制心神,放緩腳步,一步一步的往裡走,直到聽到細碎的嗦嗦聲,顧七停了下來。

此時距離身後密林出口不過才十來丈的距離,以顧七現在速度,只要使出全部腳力,足以在幾息內安全跑出迷障。

不過這些小龍蛇可不會輕易的跟著顧七跑出迷障。

而密林內卻又是殺蛇容易收屍難,所以顧七現在要做的就是給這些小東西送點誘惑。將這些蛇有序的引道密林最外的邊境處。

萬物相生相剋,既然有驅蛇的藥物,自然也有引蛇的寶貝。

前幾日顧七不止做了大量的驅蛇粉,還特意研製了幾小瓶濃縮加量版引蛇粉。

這玩樣對於蛇群來說,就像是貓遇見的貓薄荷一樣。有著天然致命的吸引力。

除此之外,引蛇粉還有點刺激的作用,會使得嗅到味道的蛇,迷幻的同時又凶性大發。 時間來到了周六晚上,《愛情的樣子》第六期開始播放。

早早就守著電視的范發薇捧著男胖子給她的一盒冰激凌等著《愛情的樣子》第六期。

下了飛機,兩個胖子因為《愛情的樣子》結緣,話很投機。

每天都你來我往地見面或者信息聯繫,二人均認為很幸運,同在一座城,遇到了另一個愛吃的胖子。

男胖子叫焦蛟,意為焦家的蛟龍。

焦家的蛟龍因為妹妹推薦的一檔綜藝結識了志同道合的另一個胖子——范發薇,且二人迅速確立了戀愛關係。

妹妹因此還連吃了兩頓大餐,意為謝媒宴。

焦蛟還和范發薇約妹妹周六一起看《愛情的樣子》。

妹妹以不想當電燈泡為由拒絕了。

於是,焦蛟下班就買了一堆兩個人都愛吃的食物來到了女朋友范發薇的家。

一人一盒冰激凌守在了電視前。

《愛情的樣子》第六期,吉祥和姜安的片段依然是放在最後播出。

「愛情到底是什麼樣子的?」這是其他組嘉賓的問題。

也是正在戀愛中的范發薇和焦蛟想知道的。

帶著這樣的問題,姜小安和吉小祥登場了。

第七個孩子是個小公主,觀眾們都跟著鬆了一口氣,終於不用再生了。

藝術高於生活,但來源於生活。

姜小安也遇到了中年危機,讓人悄悄地替他捏把汗。

一個短視頻,沒有交代上有老,但明明白白地擺著七個娃要養啊!

不工作,不外地工作怎麼養這麼一大家子人啊!

「還好,還好,姜小安除了有七個娃,他還有吉小祥。」

「嗚嗚嗚,我也想要一個吉小祥陪我度過中年危機。」

「嗚嗚嗚,我想要姜小安的魄力,我還想要吉小祥的支持。」

「節目告訴我們,辭職之前先查看財務狀況,嘿嘿……。姜小安用多年的努力換來一時的任性。」

「我擦,淚目了,我想要的愛情就是姜小安和吉小祥的愛情啊!」

「誰躲過了『不知道二十年前你為什麼會愛上我,也不知道二十年後你為什麼還會愛著我』的深情?」

「人生有幾個二十年,下一個二十年也這麼過吧。」

「請上天賜給我一個男朋友,我又相信愛情了。」

「哇,中年人的愛情在危機中這麼地浪漫。」

「祝福吉小祥和姜小安白頭偕老,永浴愛河。」

……

「有沒有人注意到歌曲,很勵志啊!」

「吉祥繼多首英文歌之後又出中文歌了,姜安唱得好聽。」

「有沒有想魂穿姜安的,只為遇到吉祥。」

「又是羨慕嫉妒的一天啊!」

網上討論《愛情的樣子》第六期熱情還沒有減,《我是蒙面歌手》第三期又開播了。

主持人宣布「來自外星的熱水不喝茶」和「一盒銀行卡」共同帶來一首《銀河路上遇星星》,敬請欣賞。

「來自外星的熱水不喝茶」依舊是一張嘴就是模仿原唱,這一次連猜猜團團長都分辨不出和原唱有什麼區別。

可以說是一模一樣。

這都在大家意料之中,想通過這個環節猜出「來自外星的熱水不喝茶」是哪位歌手基本上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