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級:21級】

【等階:二階】

【消耗:六升血液/天】

【智力:8】

【天賦】:

(飛行:能夠飛行)

【技能】:

(石化:瀕死時可以變成石像恢復)

(尖嘯:發出尖銳的聲音,眩暈敵人)

雖然石像鬼只有一個,洪河感覺他比前邊的巨魔難纏多了,畢竟,飛行這可是個得天獨厚的天賦。

就在這時,戰鬥開始的提示出現了。

【戰鬥開始】

【洪河軍統帥:0】【石像鬼統帥:0】

【洪河軍武力:0】【石像鬼武力:0】

【洪河軍智力:10】【石像鬼智力:0】

【洪河軍神秘:0】【石像鬼神秘:0】

【加成】:

(洪河軍造成的魔法傷害提升100%)

(洪河軍受到到魔法傷害降低10%)

經歷了兩次戰鬥,洪河大概猜出來了這個戰前對比的作用。

只要這場戰鬥有英雄的參與,就可以對比雙方的英雄四維屬性,四維屬性高的一方會獲得各種加成,低的一方收到減益效果。

加成可能是每高1點就提升10%。

減益可能是每高1點就降低1%。

至於有沒有封頂洪河並不清楚。

難怪岳飛打誰都是秒殺,實在是因為他的屬性太高了,在這種加成下,自然就碾壓了!

石像鬼飛入空中后,盤旋了一會兒,接著調轉方向,再度俯衝下來,銳利的雙爪朝著洪河抓來,洪河握緊手中的神臂弩,警惕的盯著俯衝的石像鬼,心中思索對策!

就在這時兩聲暴喝:「喝!」

熊大,熊二投擲飛矛,石像鬼在空中打了個旋,完美躲開兩個飛矛。

此刻石像鬼距離洪河還有200米,李四又一次橫槍護在洪河身前。

只要有我在,首領就不會經受苦難!

石像鬼嘲弄一笑,張開了嘴,瞬間,刺耳的聲音響了起來。

一圈圈無形的音波向著李四的耳中飄來,李四隻覺得噁心乾嘔,搖搖晃晃起來,隨即一個不穩摔倒在地。

此刻,熊大,熊二還在趕來的路上。

此刻,洪河面前空無一人。

石像鬼盯著洪河,距離越來越近。

100米……

50米……

洪河也盯著石像鬼,目光堅定。

石像鬼伸出尖銳的爪子,朝著洪河抓來。

就在這時洪河舉起了神臂弩,正對著從天上俯衝下來的石像鬼,這麼近的距離洪河決不可能射偏,他毫不猶的扣動弩機。

弩箭如同脫淵之龍,直衝石像鬼。

強大的后坐力讓洪河險些仰倒在地,但這是值得的,弩箭貫穿了石像鬼的爪子從他的嘴裡一直穿到了胸部。

與此同時,熊大,熊二也拍馬趕到,兩人挑起長槍,將石像鬼拍到地上,接著得勢不饒人繼續挺槍而刺,石像鬼連逃離的機會都沒有就被熊大,熊二給殺死了。

【獲得400點經驗值,獲得6點能量】

【本場戰鬥mvp洪河,經驗值翻倍】

【恭喜你升到了7級】

彷彿有一陣暖流,流過全身,洪河只覺得神清氣爽,渾身舒坦,升級原來還有這功效。

就在洪河享受升級帶來的舒爽時,熊大,熊二和李四惶恐的跪在了洪河的面前。

「首領,讓你受驚了!」

洪河將幾人扶起來,認真的說:「敵人太過於狡詐,怎麼能怪罪到你們身上。」

「更何況我不是沒有事情嗎?」

【熊大對你的忠誠達到100(永不背叛)】

【熊二對你的忠誠達到100(永不背叛)】

洪河滿意的點點頭,沒想到還有意外之喜。

安撫好三個士兵,洪河走到石像鬼屍體的旁邊,撿起菱形發光體。

【恭喜你獲得二階兵種建築卡石像鬼教堂】

【恭喜你獲得石像鬼板甲】

【恭喜你獲得鮮血之牙】

洪河的眼前出現了一張卡片,一個灰黑色的板甲,還有一把長劍。

出裝備了!

這意味著探索的速度又能提升了。

不僅如此還有二階兵種建築石像鬼教堂,這可是空軍啊!眾多周知得天空者得天下!

洪河YY了一會兒,收回思緒,開始一個一個的查看這些獎勵。 第184章

「是。」

冷牧忙應聲道。

蕭鳳棲帶着秦臻出了樹林,離開西北湖,腳踏飛地,朝着滄瀾山木屋而去。

……

滄瀾山,木屋。

蕭鳳棲幾乎是同步與馮晨到達。

馮晨背着藥箱,一臉的急色,看到蕭鳳棲那一瞬間就又氣又怒道,「說了不讓你出府,你這是……」

「先給她檢查。」

蕭鳳棲打斷他的話。

「君大小姐怎麼了?」

馮晨驚的不行,連忙上前,探脈檢查道,「身體極其虛弱,暫看不出其他大礙。」

聽到馮晨這般說,蕭鳳棲才鬆了一口氣。

這口氣一松,當即就輕咳出聲,嘴角溢出一絲血跡,看的馮晨差點兒一口氣沒上來,趕緊上前為蕭鳳棲診脈,「你的身體比君大小姐還虛弱,你還受了嚴重的內傷,你這是遇到刺殺了嗎?」

馮晨沉着臉道,忙從藥箱中拿出一顆丹藥給他服下。

「沒事。」

蕭鳳棲搖頭,君緋色的事兒他顯然是不打算跟任何人說,即使這個人是他極好的兄弟。

馮晨一聽他這般,就知道問不出什麼了,便也不問了,他這個朋友一向有自己的想法,將盛放丹藥的瓶子給他,「這是最後一瓶蓮丹了,你拿着,早晚各服用一顆。」

「嗯。」

馮晨收拾好藥箱,背好,「我先走了,她醒過來看到我,就該知道你的身份了。」

「好。」

蕭鳳棲點頭。

「子潤。」

卻突聽蕭鳳棲叫他的字。

「怎麼了?」

「你……聽說過死而復生嗎?」

蕭鳳棲斟酌半晌,終於是問出來,他知了個大秘密,心裏憋的難受,便尋馮晨打聽打聽。

「死了還怎麼復生?」

卻聽馮晨道。

他一臉奇怪樣的打量蕭鳳棲。

蕭鳳棲煩悶的揮揮手,「沒事了,你趕緊走吧。」

就知道問了也是白問,那般匪夷所思的事情任是誰也想像不到。

「不是,你這人……」

馮晨被氣笑,他剛要說什麼,就見自家好友眼神緊緊凝視着床榻上的君緋色,那目光專註,複雜,卻透出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熾、熱。

馮晨的心跟着一緊縮,他抿了抿唇,終是開口道,「景行,我不知道你跟君緋色今天晚上到底出了什麼事,但是你……」

他頓了頓,接着道,「別陷太深了。」

這是一句忠告。

在這之前,他得知好友有可能是喜歡了君大小姐的時候,他其實是打心底里高興的,因為他知道好友這個人是個寂寞的人,受了那麼的苦,早已經失去了愛人的能力,能有一個女人引起他的興趣,這是極大的好事,可如今,他體內的火寒蠱霸道陰毒,能不能解還不知道,加上君大小姐本就對好友無意,知道他體內中的是火寒蠱了,那就是有意也變無意。

他之前有多高興,現在就有多擔心。

今晚上他不知道兩個人出了什麼事兒,一個是去約會的,一個偷偷跟上去瞧的,可半夜三更的,一個昏迷不醒,一個身受重傷,這顯然不是什麼好徵兆,所以他才多此一言。

「嗯。」

蕭鳳棲聽到馮晨的話,垂着眼睛讓人看不到眸底的情緒,只點了下頭。

正當馮晨準備抬腳離開的時候,只聽身後人沉沉道,「可惜,來不及了……」 吃過午飯休息了會,陌零七又開始練琴,汣糖在她的衣服堆堆里改其他成員的衣服。

邢小州一想到要穿成個火烈鳥站在舞台上,忍不住地想嘆氣。

她長長嘆了口氣,對照着合同和香香的筆記,規劃着合作項目的時間周期表。

下午兩點出頭,賀家。

賀玥還在穿鞋子,被一個女生拉着單腳翹出門。

「姐姐姐姐,你答應帶我去看羽哥哥樂隊演出的,我們快走吧!」

「可兒,現在才兩點,演出要到晚上呢。」

「正好去看電影!在上映的那部妖怪的動畫片,我一直好想看,我都查過了,夜場邊上的商場三點有放映,時間剛好適合,好嘛好嘛?」賀可兒眨著水靈靈的大眼睛,滿眼都是小星星。

賀玥溫柔一笑:「好,那就去看電影吧。」

「耶!」賀可兒撒開手,高興地蹦下台階。

到達電影院,離三點電影開始還有十幾分鐘。

這場電影因為上映有段時間,還有好多座位沒有被選,她們選了最中央的位置,買了爆米花和飲料,等到離開場還有五分鐘,按秩序進入電影院找到座位。

屏幕里正在播放廣告。

超大的IMAX屏幕,晃得人腦袋疼。

賀可兒揉了揉眼睛,小聲說:「姐姐,太近了好難受,我坐到後面去看。」

「去吧,等結束我去後面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