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稚生同時迎戰三人。

劍舞時帶着驚雷的霹靂,只是一息之時,火花在空中已經像是百響的鞭炮,大大小小的火花如星如雨地從頭頂濺落,他們每一次揮劍,都帶着極其兇惡的意圖。

身負天照命,影皇血統的源稚生本以為這是場輕鬆的較量,對方應該在刀光劍影之間落敗收場,可現實情況卻狠狠地打了他的臉。

令他沒想到的是,對方的力量出人意料,源稚生將身負極強的血統,卻只能勉強和一個人打成平手,而身後的兩人卻無暇顧及。

三角攻勢中的另外兩道黑影殺來,源稚生疲於應付,身上已經新增了不少血痕,敞開的黑衣在黑暗中隨着舞動,卻也破敗凋敝。

7017k 「張術,對吧?你好,我是趙雅婷。」

這女人的氣場也很強大,隨意伸手就佔據了談判局上該有的主動權。

「額!你好!」張術禮節性的與其握了握手,不輕不重。趙雅婷的語氣讓他想起了付麗,心中略有不爽。

趙雅婷詫異的看了他一眼,張術很年輕,按說他這個年齡不應該這麼快就抵禦自己的容貌才是。

「相信我的來意菜胖子已經跟你講過了,不知你的意思是…?」趙雅婷開門見山,直接切入主題。

張術道:「如果貴方真帶著誠意合作,那我肯定樂得清閑。」

「我可以在原價的基礎上再加兩塊每斤。你覺得怎麼樣?」趙雅婷閃了閃秀美的睫毛道。

然而,張術左右看了看,問向菜胖子:「我說老哥,這車真不錯,看不出來你還是一土豪。」

菜胖子和趙雅婷都是一愣,看到張術嘴角的淺笑后才回過神來,這傢伙明顯對價錢不滿意。

菜胖子暗地裡給張術點了個贊,這還是他頭一次見到有人無視趙雅婷。

「額!這車是趙總的,我哪開得起這麼好的車啊!」

「不錯不錯!」張術點著腦袋,還誇張的在真皮沙發上晃了晃。

趙雅婷眼睛眯了眯,道:「再加兩塊!」

張術一本正經的問道:「哎!老哥,你說弄一輛這樣的車得花多少錢啊!」

菜胖子愕然的咽了口唾沫,這哥們真牛,小心的偷看了下趙雅婷含糊道:「不算太貴。」

趙雅婷訝然了陣,臉上繞有興緻的問道:「你可以自己開條件,只要不太過分我可以答應。」

張術心中長舒一口氣,主動權終於掰回來了。之前看似他佔據了主動,趙雅婷在尋求他的意見,可實際上出價權還在對方手中,一旦張術漫天要價,雙方要麼談不攏,要麼就陷入了無限期價格拉鋸中。

很顯然這不符合張術的利益,他想要的不只是錢。

「這番茄的價值可不單純用一種可口蔬菜來形容,您是商人,相信您肯定更能明白其中能為貴方帶來多大的收益。」張術組織下語言,說道:「但是你覺得我培植出來的菜愁賣嗎?上浮幾塊錢的價格就想壟斷我的貨源,你這也太不誠心了吧。」

菜胖子不悅道:「兄弟,你自己說個數,但可別漫天要價啊!這玩意再好也就一番茄。」

「老哥誤會了,如果我只是單純的想要錢,那我大可以在菜市場加上點價格就是,我這番茄你也看到了,別說是二十五,就算是五十一斤也不愁賣。」張術道。

菜胖子張了張嘴,沒能說什麼,事實確是如此。

車內沉默了小會兒,趙雅婷開口道:「你說番茄是你培植出來的,你還能培植出別的菜種嗎?」

張術讚歎了下,這女人太聰明了,片刻就找到了關鍵。

「只要研究經費足夠,給我一定時間,絕對能培植出其他不輸番茄檔次的菜種。」張術暗道,只要黑鐵空間有位置種,啥菜我都能種得出來,當然嘴上肯定不能這麼說。

菜胖子和趙雅婷臉色紛紛一震,不止是一種菜種,那這其中的價值還真不好衡量了,可以說張術這個人簡直是無價之寶了。

菜胖子目光發亮,像是要把張術給剝光了看個乾淨一樣,片刻后哈哈大笑:「行啊!哥們你夠厲害的!」

趙雅婷問道:「你想要什麼?」

「一個身份!」張術淺笑:「一個可以讓雙方平等合作的身份。」

「我給你富甲一方的黑鑽至尊會員身份,另外番茄按每斤價格三十,其他菜種培育出來再作商談。」趙雅婷說道。

張術心中一驚,對富甲一方的會員制度他是了解的。黑鑽至尊是老闆以下的最高會員身份,消費全免。

「這麼高的價碼,我想不答應都不行啊!」張術苦笑道,他原本只想要一份雙方平等合作的協議罷了,沒料到趙雅婷能退到這一步。

雙方確認合作,最開心的莫過於菜胖子了,怎麼說他也是中間人嘛!他生怕張術反悔似的,急忙道:「那好,就這麼說定了,要不要簽個協議什麼的?」

「不需要!」趙雅婷道。

張術愕然:「那你不怕我轉手賣給別家啊。」

趙雅婷嘴角上揚,眼裡殺氣畢露道:「你可以試試看!在這海城裡,除了我你沒得選擇。」

張術頭冒涼氣!

這女人,好霸道!

。李玉蘭最終還是厚著臉皮去找唐啟山給唐禹求情,不過唐啟山人正在氣頭上,反而把李玉蘭臭罵了一頓。

安之夏隔著門都能聽到唐啟山暴怒的聲音。

等李玉蘭從書房裡灰頭土臉的出來了以後,安之夏才故作擔心的迎了上去。

「媽,您沒事吧?」

……

《夫人她是杯烈酒》第四十九章哪裡來的狐狸精 2001年5月10日,觀頤養生所悄咪咪地在首都的朝陽公園西南角正式開張了。

經過大半年的緊張施工,在保持原來的綠植幾乎原封未動的情況下,一前一後兩座古色古香的二層小樓,取代了破舊的廠房,出現在了林木掩映之間。

原來此處的廠房,連同圍牆已經被全被拆除。新修的圍牆同樣採取了典型的華夏元素,將觀頤養生所與城市的喧囂隔離開來。

進入觀頤養生所的大門,穿過停車場和花壇,就是前樓。

前樓是接待顧客的地方。除了接待廳和休息廳外,還有兩間養生房。樓上是幾間客房,還有肖雅琪和另外一個名為何麗麗的年輕女孩的宿舍。

肖雅琪是喬三石的外孫女,同時也是目前清玄派二代弟子中資質和修為最高的人。

她學到就是護理專業,原本在醫院實習,高星宇要辦養生所,喬三石當然要讓外孫女來這裏,工作的同時還能得到高星宇的指點,何樂而不為呢?

何麗麗同樣是首都大學護理系剛畢業的學生,跟肖雅琪是同學、死黨兼閨蜜。此時她也和肖雅琪一起,正在學校下屬的醫院進行為期一年的實習。

當肖雅琪聽說觀頤養生所至少需要兩名有醫療背景的接待員時,便推薦了自己的閨蜜一起來工作。

按照規定,她倆現在是不能停止實習,轉投到其它單位工作的。但在林老的默許下,魏毅康出面輕鬆擺平了學校和衛生部門,小姐倆也就成為了觀頤養生所的首批員工。

過了前樓,是大片的園林景觀。高星宇還親自設計了假山、草坪、荷花池、長廊和幾座亭台。

再往裏面走,穿過一片剛剛栽種下去,還未長成的竹牆,就是后樓了。

后樓同樣是一棟不大的二層小樓。這裏是高星宇修鍊和接待同道好友的地方,普通顧客是不能進去的。

從收購,到重建,以及後來的裝修,觀頤養生所總共花了高星宇三千多萬。這只是明面的花銷,背後還有許多不能用錢衡量的投入。

從外牆開始,整個觀頤養生所被數個陣法組成的陣群籠罩着。除了練氣高階的聚元陣外,還有與之配套的斂息陣、防禦陣和警戒陣。

這些陣法都是高星宇親手設計並搭建起來的,而且遵照規定向特勤組做了備案。

首都是華夏的核心地區,任何修士或修鍊組織在首都搭建陣法,都必須提前向特勤組申報,得到允許後方能開始實施,並定期接受特勤組檢查和隨時的抽查。

首都地區嚴禁搭建任何攻擊陣法,迷惑與致幻類型的陣法,想通過特勤組的審核也是非常困難的。

高星宇索性根本就沒有考慮這些陣法,在世俗界人來人往的繁華地區,搭建那些類型的陣法,純屬是給自己找麻煩。

年初,在特勤組組織的大交易會上,高星宇再次拍出了幾張五行屬性的練氣期符籙,用得到的錢收購了不少陣法材料。

特勤組的貢獻分制度已經啟用,高星宇送拍符籙之舉為他掙得了不少貢獻分,他用這些貢獻分加現金從政府那邊換帶了十塊靈石和一些其它的資源。

原本政府向備案的修士與修鍊組織出售靈石,每塊的價格是一百萬元。現在有了貢獻分制度,每塊靈石的價格是五千貢獻分外加五十萬人民幣。

也就是說,特勤組把貢獻分和人民幣的比值定為1:100。而且特勤組將在年底前開通單向兌換,修士手中的貢獻分可以按照這個比例,隨時從特勤組兌換人民幣。

高星宇不想引人注目,所以這次製作的三張符籙都是練氣初期的威力,飛刺符、土牆符和蔓藤符,仍然是一攻一防一控制。

高星宇計劃的沒有問題,這三張符籙一共拍賣二千萬出頭,並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送拍修士所應得的拍賣款,可以選擇全現金的收款方式,也可以選擇一半現金一半貢獻分,幾乎所有的修士都選擇後者,估計以後就慢慢成為慣例了。

清玄派已經完成了在特勤組的備案。喬三石和喬勇因此也應邀參加了特勤組專為門派組織的大宗資源交易會。

在交易會上他們用清玄派的靈酒與補元丹與別的門派交換,將重啟秘境所缺少的資源也收集了大半。

喬三石這段時間一直跟在高星宇身邊。經過幾個月的食療和高星宇的指點,喬三石根基已經恢復,沉痼盡去,修為暴漲,現在已經進入到養氣期九層。

要不是高星宇讓他盡量壓制修為,為突破練氣期夯實基礎,他也許都可以衝到養氣期巔峰了。

喬勇將主修功法更換為高星宇給的《亂披風千鍛法》之後,果然立竿見影,剛過春節便已經突破到養氣期四層,完成了個人在特勤組的登記備案。

陳鳳鳴此時也在默默積累,很快他就會衝擊養氣期七層的關口。

肖雅琪資質上佳,身具水木雙靈根,而且靈根強度都在85以上,與清玄派《水木元華真法》契合度非常高。

難怪她只用了短短几年的時間,就在缺乏修鍊資源,修鍊也不夠系統的情況下,站到了養氣期五層的門檻前。

高星宇發現她是春潤水的體質,又是學護理的,便傳授她《杏林寶錄》的開始部分,讓她有空時自行參悟。

《杏林寶錄》並不是主修功法,而是一部醫修專用的輔助功法,在祖星屬於大眾普及型的功法。

高星宇這是準備試試,看肖雅琪有沒有往醫修方向發展的潛力。而且肖雅琪多學習一些醫修的知識,以後的觀頤養生所也可以放心交給她來負責。

喬勇的雙胞胎兒女喬文亮和喬文倩還在縣裏讀高三,春節期間特意從縣裏跑到首都拜見了高星宇。

他倆的修為相當,都是初入養氣期三層沒多久。兩人自身的資質尚可,對於《水木元華真法》的契合度雖然比不上肖雅琪,但也算不錯了。

所以高星宇沒有立刻給他們調換功法,而且決定等他們進入到練氣期以後再說。

不算高星宇的話,此刻的清玄派雖然暫時沒有高手,人丁也稍顯單薄,但卻是一片欣欣向榮,已經有了一絲復興的徵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迷宮上方,江瀾踩着樹枝,一點點往前方移動。

這樣會看的更清楚。

而且能夠發現下面是否有可疑人。

現在他的目標是傀儡本體所在,位置不是很遠,馬上就能到。

利用了兩個傀儡,才完全定位清楚。

「我好像確實弱了些。」

江瀾內心冒出這個念頭。

他本打算晚些日子成仙,壓一壓,但是現在突然不想壓了。

至少像正常天才一樣踏進仙的領域。

只是哪怕他按照天才的速度進階,依然會被詬病。

但是極限只能這樣。

再快容易被關注,對他來說沒有任何好處。

小雨最後一句話他聽到了。

太大感覺沒有,但是終究能觸動他。

不管對方是因為什麼說那句話,他都不能無視。

小雨的好意,他需要回應,而不是任由其釋放,消散。

「按照正常境界,再過四百年,或許就能成仙,屆時要完婚,這又是很麻煩的一件事。」

「不過一旦完婚,就意味着一切成了定局,那些因為聯姻而針對我的人,就會選擇放棄。

也不是沒有好處。」

但是,他又想起了一個麻煩。

渡劫怎麼辦?

「……」

看來還是需要下山歷練一番,然後在外面假裝渡劫。

「還有四百年,不着急。」

計劃上還有四百年,或許因為某些原因拖到了五百年也不一定。

五百年後,不知道是什麼修為。

但是無敵崑崙,應該有些難。

目前的目標是想看透師父的修為。

然後超越師父。

最後超越最強掌教。

思緒到了這裏,就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