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生接了一招王道殺拳!

但只是護體罡氣,有輕微的破裂之勢,整個人現在,依舊氣定神閑。

不痛不癢!

這,就是境界之間的差距!

秦君臨重新拔出腰間的佩劍,指向扶著牆,堅持要站起來的秦風。

「我的好哥哥……別再垂死掙扎了,現在的你,早就不是我的對手了!」

「讓我猜猜,你還能堅持多久?三分鐘?或者……五分鐘?」

「呵呵。」

秦君臨發出一聲不屑地嗤笑:「別再做那無用功了,剛才那一招,就是你現在的最強殺招了吧?」

「看看,連我的防禦都破不了……嘖嘖嘖。」

秦風聽著秦君臨的一番嘲諷,卻沒有絲毫羞惱之意。

他單手一撐牆壁,一個用力,站起身來。

此刻,秦風渾身都被汗水浸濕,鮮血自唇邊滲了出來,本該是狼狽不堪的,卻有一股攝人的狠厲。

宛若……從血池裡走出的,修羅戰神!

挾帶著焚天之怒,翻江倒海,風雲變色,天地都為之顫抖!

。 「喻小姐,這件事確實是我們公司的責任,我們會給予您一定的賠償,還請您務必原諒我們。」人事經理在位這麼久,也是第一次幹這種事,沒什麼經驗,只能儘可能表達自己的歉意。

「不是我不想回去,而是我真的沒空。」看在之前上司對喻言還不錯的份上,她沒有故意為難他們。

現在翁久久不在家,喻言有的時候干起活來比較忘我,即便兩個孩子都很懂事,她也是不放心的。

「那還真是遺憾,如果喻小姐以後有工作需要的話,歡迎隨時來我們公司。」人事經理禮貌地道。

「一定。」喻言想着回應道。

掛了電話,喻言將手機丟到一邊,心中不由感慨起來,這就是地位的差距啊。

當你扎在普通人堆里的時候,人見人踩,當你有了身份地位之後,這些勢利眼的人就恨不得把你捧上天。

「麻麻,我想去騎麻麻。」喻小靈突然跑過來,拉着喻言的手央求道。

自從上次謝思輝帶喻小靈去過一次遊樂場之後,喻小靈便對那裏念念不忘。

想着她這兩天待在家裏也沒事,就同意了。

她讓古正安排了車,還帶了兩個保鏢,娘三個就向著遊樂場進發了。

她不想讓孩子從小就感受到不一樣的待遇,所以只讓保鏢遠遠的跟着,不讓他們靠得太近。

夏日炎炎,也抵擋不住孩子們對遊樂場的熱情。

當然還有不少談戀愛的小情侶,幸好這些小情侶們都比較有素質,不會做一些出格的事情,帶壞孩子們。

「大麻麻!」喻小靈指著前面的旋轉木馬激動地帶。

「走。」

喻言帶着孩子們買了票,然後陪他們一起上去了。

喻小成是不願意上去的,但被喻小靈硬拉着上去了。

歡快的音樂響徹在耳邊,還有孩子們的歡聲笑語,喻言的心情也跟着變好了。

恍惚間,她好像看到了陸知衍的身影。

是她看錯了嗎?

喻言轉過頭去,定睛一看,發現站在那裏的不是陸知衍還是誰。

此刻他正拿着兩個棉花糖,見喻言望過來,立時舉著棉花糖笑着對她招了招手。

這個傢伙怎麼跟到這裏來了!

喻言將頭撇向一邊,不去看他。

遊樂場是公共設施,只要花錢就能進來,她不可能因為自己要來就把陸知衍給趕走的。

坐了一會旋轉木馬之後,喻小靈又看上了摩天輪。

不管這玩意被吹噓的又多麼唯美,喻言還是無抵抗高處的恐懼。

以前站在高樓上的時候,她只覺得有點眼暈,沒發現自己竟然這麼怕高,但當她站在摩天輪下仰望的時候,來自靈魂深處的恐懼不斷刺激着她。

「小靈,要不我們去別處看看吧,我看那邊好像還有其他好玩的東西。」喻言自然不可能在孩子們面前承讓她怕高,便想辦法轉移開喻小靈的注意力。

哪知喻小靈完全被摩天輪這華麗又高大的外表給吸引住了,連眼睛都移不開,一定要上去看看。

喻言瞬間無比頭大,為什麼兒子繼承了陸知衍的優良基因,女兒沒有繼承她恐高的特質呢?

「媽咪,要不我跟小靈去做,你在下面等我們吧。」喻小成似乎看出了什麼,對喻言道。

「不行!」兩個孩子才只有一歲多點,讓他們自己去做摩天輪,先不說工作人員會不會同意,反正喻言是絕對不會同意的。

不就是一個摩天輪嗎,大不了她一會上去不往下看就好了。

買好票之後,喻言硬著頭皮走進去,坐下后深吸了一口氣。

她左右瞄了瞄,發現一點安全措施都沒有,這也太恐怖了吧。

「小成,小靈,你們跟我坐得近一點,免得摔倒。」喻言拉着兩個孩子的手小心地道。

一開始喻小靈還會乖乖的坐着,但發現摩天輪升緩緩升高之後便忍不住好奇的往外面看。

喻言已經明顯感覺到自己距離地面越來越遠了,來自靈魂的恐懼越來越嚴重,她沒有手抓扶手,便只能打開雙腳緊緊的扒着地面。

即便摩天輪真的很穩很穩了,但喻言卻全程屏息凝神,連大氣都不敢喘。

「麻麻,拍拍。」喻小靈也不知道看到了什麼好看地地方,非要讓喻言拿出手機來拍照。

喻言感覺自己是瘋了,才會單獨帶兩個孩子來遊樂園玩。

「小靈,你要做什麼啊?」喻言裝作聽不懂的樣子,笑着問道。

心中期待着摩天輪能夠儘快走過那個地方,這樣小丫頭應該就不想拍照了。

「我要拍拍!那裏好好看!」喻小靈激動地站了起來,這個動作可把喻言的魂都嚇飛了,她趕緊將小丫頭給拉到懷裏。

「好好坐着,小心摔著。」孩子是出來玩的,喻言也不好凶她,怕影響心情,便只能好聲哄著。

「可是哪裏真的好看嘛。」喻小靈委屈巴巴的,看上去難過得很。

喻言十分頭疼。

她受不了的就是女兒這種要哭不哭的樣子了,真的看的人太難受了。

「小靈,一會麻麻帶你去商場買好玩的好不好?」喻言試圖哄喻小靈改變主意。

「不要!」小丫頭將頭往旁邊一扭,似是生氣了。

喻小靈求救地看着喻小成,發現他正在打量自己,立時有些上火。

這孩子咋這麼不懂事,沒看見你妹妹都炸毛了嗎,快來哄哄啊!

喻言用眼神暗示。

「媽咪,你是不是怕高啊?」喻小成那靈活的小腦袋又快速轉動了起來。

「什麼,沒有啊!」喻言打死不承認。

在孩子面前承認自己恐高,太丟人了!

就在氣氛僵持的時候,摩天輪的門打開了,工作人員送了另外一個人進來。

怎麼回事,當時她可是交了滿票,就是不想再有人進來。

「你……」喻言正想說什麼,在看到走進來的人臉時,到嘴的話立時改了:「你過來幹什麼?」

「我怕你一個人帶孩子不方便。」陸知衍笑了笑,坐到了喻言的對面。

「呵,不方便,我不是也一個人帶了兩年。」喻言扭頭看向窗外,心裏委屈了起來。

雖然兩個孩子聽話,當小的時候還是會遇上很多兩邊都顧不上的時候,若不是翁久久在,她真的覺得自己可能都挺不過來。

本來孩子們是上天對她的恩賜,她從來都沒有因此抱怨過什麼。

這次或許是因為被陸知衍看到了自己狼狽的樣子,心裏積壓已久的情緒一下子就爆發了出來。

她努力遏制住眼裏的淚水,等她調整好情緒扭過頭來,發現喻小靈已經被陸知衍抱過去了。

父女兩個十分和諧。

陸知衍拍照,喻小靈認真的看着,看到喜歡的地方就指給他看,他就會把那邊拍下來。

「哇,真好看哇。」

喻小靈看到照片就會激動地拍拍手。

他們兩個和諧無比,而反觀喻言跟喻小成這邊就比較冷清了。

喻言因為害怕緊緊地抓住扶手,喻小成則靠在椅背上,看着某一處發獃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咳……」喻言乾咳了一聲。

自家兒子沒看過來,倒是對面的兩個看了過來。

「你們拍你們的。」因為恐高,喻言屈服了。

看陸知衍這殷勤地樣子,估計是想跟孩子們打好關係,然後跟她和好。

和不和好的先另說,孩子們總是陸知衍的孩子,她也沒有讓他們父子老死不相往來的打算,就由着他們吧。

但是女兒跟陸知衍那麼合拍,兒子鳥都不鳥自己一下,喻言着實有些吃味啊。

人家不都說女兒是父親的小棉襖,兒子是媽媽的小情人嗎?

喻言看了看自己的小情人,目光定格在不知名的方向,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好氣!

「兒子!」為了心中的這份氣,喻言戰勝了恐懼,騰出一隻手來扒拉了一下喻小成。

喻小成總算是把注意力放在了喻言身上。

喻言看了看對面坐着的人,確定他們沒有看過來之後,將喻小成抱了起來,放在自己懷裏。

喻小成仰起頭,小小的臉上生出了大大的疑惑。

「你看,外面好看嗎?」喻言一隻手緊緊握著扶手,強行看着外面道。

「好看!」喻小成總算是沒有不給她面子,配合的說了一句。

「要不我給你拍張照片吧!」說着喻言將手機給拿了出來,對準喻小成。

「好哇。」喻小成無情的扮演着媽媽的小寶貝,歪著頭舉起手比了一個比較乖巧的姿勢。

「我兒子真可愛。」看着手機里的喻小成,喻言歡喜極了。

她才按下快門鍵,外面突然起了一陣風,摩天輪晃動了一下。

她是雙手抓手機的,猝不及防被晃了一下,沒有站穩,隨着慣性往前栽去。

她下意識的伸手抱住喻小成護在懷裏,肩膀上卻多出來一隻大手,下一秒她就撞入一個結實又溫暖的懷抱。

喻言立即推開陸知衍,關心地問道:「小成,沒事吧?」

她低頭一看,發現陸知衍在用身體護住她的同時,一隻手抓住了喻小靈,一隻腳向前伸出給了喻小成可以抓扶的支撐。

一家人在他的保護下都平安無事。

有什麼東西,因為面前的一幕在喻言的心底悄悄發生變化。 如果是這樣的話,以後若是遇到不認識的寶貝,就方便多了。

想到就做,羅天拿出了一個裝過月宮晨露的空瓶子,在獵鷹的注視下,裝了幾滴。

獵鷹看羅天抱着個手機在那玩就有些疑惑,這會兒不是應該趕緊搞清楚這個液體到底是什麼寶貝嗎?

但是想到之前關於羅天有可能是修鍊者的猜測,他又安心下來,也許羅天也是在詢問他的前輩吧,獵鷹如此想到。

看到羅天僅僅只是裝了幾滴液體到瓶子裏,更加證實了他的猜測。

獵鷹也是有野心的,但是之前他的身份是接觸不到修鍊法門的。

所以這兩年他的進步速度慢了下來,甚至停滯不動。

因為他只有笨方法,那就是不斷的打熬自己的軀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