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傾沉吟數秒鐘過後,再度下達命令。

「好!」

邪佛答應一聲,向前一步。

帝級九品巔峰的邪佛,縱然精神力乃是現在神龍殿核心成員當中最弱的,

但憑藉強大修為,搜尋兩人的記憶,那還是手到擒來的,並不是一件難度悉數多高的事情。

「不要傷害他們的大腦,不要讓他們變成白痴,穩著點來。」

葉天傾再度吩咐。

邪佛點頭答應。

他走到兩人近前,伸手按在兩人的腦海上廟。

大概過去五分鐘!

邪佛表情古怪的停止動作,他轉頭看向葉天傾,面露苦笑。

只是看到邪佛的苦笑,葉天傾就已經知道答案了,他疼苦的閉上眼睛。

「殿主,她沒有撒謊,事實的確如他們說的那般。」

邪佛小聲的提醒說道。

說完這話,邪佛便站到一邊不在言語。

葉家的眾人,除去那些慘嚎著的,其餘人全部都靜若寒蟬,一句話都不敢多說。

葉天傾擺了擺手。

五大金剛將那些慘嚎的人,全部都給打暈。

「滾!」

葉天傾看着葉千山和柳飄兒,心情複雜到極點。

柳飄兒攙扶著葉千山屁滾尿流的離開。

「至於你們,全部都跪在我母親的牌位前懺悔吧。」

「黃泉,將這個名單上的人,全部都抓過來,讓他們跪在我母親牌位前懺悔三天三夜,誰若是有一句怨言的話,直接割掉舌頭。」

葉天傾將一張名單甩給黃泉。

他自己則是萬分落寞的站在院落里的小池塘前面。

他沒有想到。

事情竟然會發展成這樣,自己竟然不是葉家的血脈,更是沒有想到這又忽然冒出一個蘇家來。

蘇家,聖地?

葉天傾眉頭緊緊的皺着,他從未聽說過聖地,但他大概知道可能這是一個道主或者是不朽創建的勢力。

蘇家就是其中的一個家族。

「罷了,先解決完太上殿的麻煩,在慢慢的調查這事吧。」

「相比,太上殿的人也快要過來了。」

葉天傾深吸口氣,努力的讓自己不要去想這件事情,不去想自己的身世。

今日!

他本是回來報仇的。

他不打算弒父,但卻是準備將柳飄兒斬殺,可現在他糾結了,他覺得柳飄兒曾然可惡,但也只是被迫做這些事情的。

自己若是將她給斬殺,未免太過無情。

「哎!」

葉天傾嘆息著,心亂如麻。

忽然!

他抬起頭來,看向遠方天際。

太上殿的人來了!

「太上殿,終於是來了,我等你們很久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在我離開之後,大肆調查尋找我的家人,擺明就是想用他們為威脅我。」

「就算你們是守護華夏的勢力,但你們想要對付我的家人,那就是死罪,不可豁免的死罪。」

葉天傾呢喃著,聲音冰寒。。 盛懷錦的電話打進來的時候,孩子們都睡了,偌大個別墅里靜悄悄的,秦簡躺床上看平板,實際上在發獃。

看着盛懷錦的來電顯示,不想接,不想理他,這幾天腦子亂得很,天天都在琢磨如何帶着她的倆崽去一個盛懷錦找不到的地方,可,談何容易?

那人執著的打,秦簡就是不接,最後,盛懷錦發了條微信進來:簡,接個電話,我一會兒上飛機,要飛行十幾個小時的。

秦簡回了他一條信息:蘇橙是誰?

盛懷錦:初戀女友。

秦簡:她前幾天約我見面,找我給她做秀禾婚服,留的備用電話號碼是你的號,她說你們馬上要結婚了,那麼我是誰?

盛懷錦抿著唇,看完秦簡輸入的一長段文字后,又撥通了秦簡的電話。

秦簡繼續掛斷,速回信息:我現在不想說話,所以,還是發信息吧!

盛懷錦抿著唇,生氣的樣子特嚇人,高一鳴站在一邊也不敢說話了。

那人戳着手機屏幕,他本就討厭發信息玩微信的這些事兒,凡事就一個電話搞定,硬是被秦簡給磨的也開始發微信消息了。

盛懷錦:她已經是十幾歲時候的事情了,至於為什麼會忽然出現在京都,且找你,我已經讓人在查了,但有一點是確定的,她精神不正常了。

秦簡速回:精神不正常的人會玩這麼有心計的遊戲?

盛懷錦咬了下后槽牙。

——乖!我回來一定搞清楚,給你一個交代,好不好?

秦簡:曾今在床上都叫我橙子,原來是替身啊?!

盛懷錦:簡寶,我回來跪鍵盤可好?

秦簡:好。但是,還得有人圍觀才行。

盛懷錦直接笑了,那一笑,邊上的高一鳴才鬆了口氣。

盛懷錦:好!

…………

翌日,杜青青和顧九月在霍一衡家裏做了飯,吃飽喝足這才拎着東西出門。

「你真不打算搬過來啊?已婚小姐姐?」顧九月故意取消杜青青道。

杜青青擰顧九月胳膊,「再嘲笑我,我也給你挖個相親的大坑。哼。」

顧九月,「好呀!最後跟你家這個一樣,一上來就扯證,談戀愛多累啊!」

杜青青,「啊?我還以為你天生喜歡談戀愛體質呢!」

顧九月,「滾你丫的。」

倆人說說笑笑下樓梯,一出電子門,外面的入戶花園柵欄外站着個大肚子女人。

倆人一愣,可那女的卻看着她倆在笑!

這笑容怎麼看着有些讓人後背發涼呢!

「哪位是杜青青?」孕婦扶著腰道。

杜青青點了點頭,「我是。您是……?」

孕婦微笑,「這房子是我買的我裝修的,你說呢?」

「……」

??!!

顧九月和杜青青都凌亂了。

什麼情況?

孕婦的臉上始終掛着笑容,肚子看樣子應該有五六個月了,已經很大了。

女人拿出一竄鑰匙,「阿衡不在家嗎?」

杜青青已經風中凌亂了,顧九月握住她的手,搖頭,「先不要和這個女人發生任何口交和衝突,孕婦,有一點點事兒,咱們都擔待不起。」

女人若無其事的進了入戶花園的柵欄,上台階去開電子門,說:「杜小姐很好奇是吧!你可以去問阿衡。

兩位慢走不送。」 通訊參謀愣了一下,臉上露出一絲猶豫。

何衛軍見通訊參謀猶豫的樣子,道:「怎麼了?有還是沒有?」

「報告首長,有是有,但是我不敢確定是不是真的。」

何衛軍詫異道:「什麼不知道真假,消息呢,讓我看看。」

「是!」

通訊參謀立刻轉身去把關於亡靈的文件拿過來。

何衛東翻開第一份,有點驚訝道:「幹掉了一支突擊隊?嗯,龍神突擊隊被幹掉了?肯定是他們,看來他們從外軍特訓回來了,不過,運氣有點差啊,開局就被滅了。」

「我就說過了,國外的東西不一定都是好的,還得靠自身的本事才行,現在立刻表現出來了吧。」

「不過龍戰那小子這次參加外軍培訓回來,實力確實提高不少,從獲得的戰績來看,比龍鱗還出名,綜合實力不在龍鱗之下,竟然被陳凌那小子幹掉,龍戰這傢伙不爭氣,看來還得讓多磨鍊磨鍊才能把他心頭的焦躁給滅掉。」

「陳凌這是給他們當頭棒喝,很好啊!」

何衛東把文件丟到一邊,翻開第二份文件,眼珠突然愣住了。

「麻雀突擊隊也被幹掉了?」

何衛東對麻雀突擊隊非常熟悉。

這個突擊隊非常了解不起,擅長信息作戰,如果用在古代可以說是橫穿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易如反掌。

他們隊長林笑中校可是個人才,精通各種環境作戰,指揮能力絲毫不遜色老將軍,可以說百年難得一遇的將才,是西南軍區的寶貝。

怎麼才開局也被陳凌那小子幹掉了?運氣那麼差?

「奇怪了,怎麼一個個都栽到陳凌那小子手裡了?」何衛軍嘀咕道。

何衛軍知道陳凌帶領亡靈突擊隊戰鬥力肯定不弱,可是在這麼短的時間連續幹掉兩支實力強勁的突擊隊,未免有點誇張。

難怪通訊參謀都不敢確定這些消息是不是真的。

「首長,還有。」

何衛軍一瞪眼,道:「你小子能不能一次性拿過來?」

通訊參謀一臉無奈地說道:「首長,我這是剛剛收到的消息。」

「行了,拿過來。」

何衛軍接過報告,掃了一下,身體突然一個趔趄,差點沒站穩。

「什麼?雷鳴這那個小子的猛虎突擊隊2個分隊都被陳凌滅了,哈哈,夠狠啊!」

何衛軍朗聲大笑起來。

他是說不出的痛快!

雷鳴的猛虎突擊隊一直是龍牙的老對手,勁敵,相互之間競爭好多年了,誰都想壓過誰一頭。

當年雷鳴還是小兵的時候,何衛軍沒看上這個傢伙,幾次想要上戰場都被他踢了出來,最後雷鳴在一起戰鬥中一鳴驚人,從此一飛升天,隨後建立猛虎突擊隊。

雷鳴的表現是有打臉何衛軍的意思,在後面的日子裡,兩支突擊隊就變得非常有意思了。

經常是你打我,我打你,誰對誰都服氣。

猛虎突擊隊對說龍鱗突擊隊像條蟲,龍鱗突擊隊說猛虎突擊隊像只貓,總之雙上的較量一直沒有停歇過。

經過這麼多次演習,雙方交手無數次,猛虎和龍鱗雙方的戰績都是半斤八兩,誰都沒有占誰太大的便宜,都沒有把對方直接滅掉。

這次演習才剛剛開始,猛虎突擊隊全軍覆滅,何衛軍能不高興?

何衛軍笑得嘴巴都裂開了。

「痛快啊,這次雷鳴那小子肯定要瘋掉了吧,這臉打得痛快啊,上次還吹噓說想要怎麼樣,怎麼樣,現在變成一群病貓了吧?回頭,得打個電話給他,問候一下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