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在演武部門口看到了李平,熱情的打招呼道。

「師弟,你出關了?」

李平驚喜道,這下可有幫手了。

「師兄,你呆在演武部門口做什麼?」

蘇軾有點好奇道。

難道師兄也是代表楚境武大參加交流戰的一員?

不是他看不起師兄,只是李平目前化凡第五步的修為,在楚武風雲榜上也只不過名列第七,代表楚境武大出戰確實還差了一點。

即便師兄作為交流戰的一員,那現在不在演武部裡面集訓,在外面晃悠幹嘛?

「說來氣惱,項和平那狗東西,都混進這次九境武大交流團了,師兄我竟然落選了。」

李平憤憤不平的說道,項和平不就比自己高了幾個境界嗎?要是同一境界,自己准把他打出屎來,師伯偏心眼啊。

蘇軾有點奇怪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師兄,項和平參戰,師兄落選這很正常啊。

要是李平參戰,項和平落選那才叫黑幕,才不正常。

「項老頭太過分了,一點眼光都沒有。師兄你放心,等哪天師弟執掌楚武,非得給那老頭好看不可。」

不過蘇軾又不傻,李平才是自己的親師兄,義憤填膺的附和道。

李平慌忙的想捂住蘇軾的嘴巴,項八問可就在演武部裡面呢。

說幾句項和平的壞話,他又不能拿自己怎麼樣,但給他一萬個膽子,也不敢非議師伯項八問啊,嫌命長了啊。

蘇軾滿不在乎的避過李平伸來的雙手,師兄膽子也太小了,就算那老頭在這,還能把他怎麼樣不成?

「老夫倒是小看了你小子,才大一就想執掌楚武,好大的氣魄!」

就在兩人說話的同時,虛空中走出一道人影,正是項八問。

項八問氣的鬍子都歪了,他湊巧放開神識,就聽見蘇軾這臭小子在說自己壞話,看他的意思還要奪權和羞辱自己。

奪權他倒不在意,他巴不得蘇軾成長起來后還能留在楚武,楚武有開道境的校長,那還不壓秦武,夏武等最頂尖武大一頭,這也是他的畢生夢想。

他氣的是蘇軾這混賬時刻不忘拿自己開刀,要是真有這麼一天,被這臭小子羞辱還不如戰死星辰海種族戰場算了,簡直豈有此理!

蘇軾沒想到這都能被項老頭抓包,不禁有些傻眼,難道這老頭時刻監視著自己?

李平更是嚇得大氣都不敢喘,師伯在他眼裡一直是特別嚴苛的人。

「項老頭,就是小爺我說的,執掌楚武還不是遲早的事情,有本事你等我超脫…」

蘇軾梗著脖子說道,幾天前挨這老頭痛揍的怨氣可還沒消呢,大不了再挨一頓揍。

他小本本上可都記著呢,等他修為超過這老頭的時候,哼…非要讓他一併償還不可。

李平對自己這位師弟視死如歸的精神表示由衷的敬佩,果然武藝壯人膽,不久之前的師弟在項八問面前可還是個馬屁精。

項八問反而平靜下來了,「希望你不要食言!」

「……」

蘇軾反而懵了,這老頭什麼意思,被自己刺激傻了?

「還不滾進去集訓!李平你也一起進去吧,老夫做主特批一個替補名額,免得你老師整天來糾纏老夫。」

項八問一腳把蘇軾踹進演武部,同時對李平說道。

李平沒想到自己真能成為這次交流戰的一員,他之前只不過跟蘇軾發發牢騷,他也明白按自己的修為來說確實還不夠資格。

「沒想到老師還偷偷的去找師伯求過情…」

李平有些感動的想到,這老頭也不是一無是處嘛。

即便只是替補,能去長長見識也是極好的。

……

「小師弟!」

正在演武台與人交手的項和平看到蘇軾進來,後撤幾步示意停手,熱情的招呼蘇軾道。

「蘇學弟!」

「小蘇!」

除了項和平之外,陳文安和周瑤也在,都是熟人啊!

最讓蘇軾意外的是周瑤也在,難道她也是九境交流戰的一員,那師兄李平未免混得也太慘了一些。

這也怪蘇軾入學后,連楚武風雲榜有哪些人都沒了解過,周瑤一直是楚武風雲榜排名第五的女性強者,青雲境二重的修為,不然怎麼做學生會的組織部部長。

「項師兄,陳學長,周瑤姐…」

蘇軾一一打著招呼,場內另外幾人這時也看向蘇軾。

對於蘇軾到來,他們一點都不意外,這可是才踏入化凡第一步就渡九重雷劫的猛人,說不準就是這次交流戰的底牌。

可是當他們目光看到隨後入內的李平時,就覺得有些奇怪了,難道真有關係戶一說?

可是算上蘇軾楚武的人數也夠七人了啊,這小子混進來打算幹嘛?

「你們這些混蛋,都是什麼眼神!」

李平憤怒的吼道,這些傢伙可真氣人啊。

場內的楚武學生李平都認識,此刻看到他們流露出奇怪的神色,哪裡還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

狗眼看人低,他李平只不過修為低一點,同等境界除了師弟外,在場眾人誰敢說壓他一頭。

至於修為低也是有原因的,除了每年拿命搏來的學分資源一半被項九問訛去買酒之外,他也想把化凡境每一步的根基打得紮實一點。

他的目標可是踏入化凡第七步,而不是像項和平那飯桶一樣止步化凡第六步就破境青雲了。

燕雀安知鴻鵠之志,他李平懶得理這些沒見識的傢伙。

「演武部暫時封閉,不需要保潔人員,麻煩這位同學去別的地方打掃!」

項和平故意說道,竟然被這傢伙混進來了,難道是沾了小師弟的光。

「項和平,你欺人太甚!」

「殺神刀!」

李平徹底暴走,他和項和平天生不對付。要是別人這麼說他最多吐幾口唾沫表示不屑,可項和平一開口他就忍耐不住了。

「師兄看來是走出來了!」

蘇軾有點欣慰的想到,不愧是自己的師兄,已經從當初胖哥造成的陰影中走出來了。

殺神刀的威勢遠比當初更勝三分,配合李平此刻的心境絕對能越階一戰。

可惜,他出手的對象是項和平,楚武風雲榜第一人,青雲境五重的天驕武者。

「斯須九重真龍出!」

項和平毫不手軟,一出手就是霸王戟的殺招,不過只用了不到六成的修為。

結果不用多說,李平被揍得跟死狗似的躺在地上。

這場景已經上演過很多次了,在場眾人一點都不感到意外,李平這傢伙非要跟項和平杠上,挨揍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項和平,你欺負一個弱雞算什麼本事!」

一道粗豪的女聲響起,竟有幾分小之的意味。

「絕對是女中豪傑!」

蘇軾看向聲音的來源,竟然是之前和項和平交手的武者,仔細一看,竟然還是一位女性武者。

只是,留著寸頭,不仔細看還以為是學長。

李平一聽這話,直接暈厥了過去,大半是氣的,這娘們說話更氣人。

「譚師姐放心,和平出手還是有分寸的。李平可是我師弟,打壞了他老師和師叔非找我算賬不可。

若是師姐不信,不如下台來親自檢查一番。」

項和平有些壞笑道。

蘇軾一聽,來精神了,難道還有內情?師兄的口味還挺… 「啪!」

礦泉水瓶橫著飛了過來!

張凡手快,對付這種小襲擊就跟玩似的,伸手在空中輕輕接住水瓶,反手一甩。

「啪!」

礦泉水瓶向回飛去,直接落在她面前的茶几上,穩穩地立在那裡,沒有一滴水灑出來!

她驚了一下!

眼前這個男人,什麼武功?

怎麼可以這個樣子?

水瓶竟然……是不是內功大師?

他那雙手,還算是人手嗎?

簡直是神手!

剛才在診室被他輕輕一扶,腰間已經鬧騰得不得了,這會,被他胸前後背著實地零距離一遍,我……我怎麼有一種……怎麼形容呢?

三分惱,三分喜,更有一種狂熱,想要不顧一切跪到他腳下!

我可是從來沒有這種感覺啊!

這種感覺,有些屈辱,有些不甘心,但卻是這麼美妙新鮮。

他悄悄地把手放在腰上,使勁的擰了幾下,疼的差一點叫出聲來,刺激的疼痛,好不容易掩蓋住內心的衝動,便用力坐起,把小衫向下抻了抻,遮住腹部,冷笑道:「你放心,我不會放過搶劫犯的!」

張凡也同樣冷笑道:「你真以為我老婆會搶你男朋友?他有多少錢?他不過是跟你吃點白飯而己!」

「住嘴,不准你侮辱他!」

「我侮辱他?」張凡雙肩一聳,不屑地道,「是他自己侮辱了他自己!我最瞧不起學歷造假的人!」

「什麼學歷造假?」她一怔,問道。

此前,也是有朋友在她面前半遮半掩暗示過她,意思是說要對青林多做了解,不了解透徹,不要跟他登記結婚。

沒想到,眼前這個張凡,也提到了這事。

莫非張凡有些什麼真憑實據?

張凡笑道:「一張米國野雞大學的假文憑,就把顧老家的千金外孫女給騙了,這事……」

「扯!」

「來來,過來,我昨天晚上托一個米國的朋友,幫你查驗了你男朋友的學校網站,按米國的習慣,大學的博士畢業生或博士后,在網站上都有介紹,他的自然情況,他的研究方向,發表的論文和取得的成果等等……奇怪的是,青林所長的名字和照片,並沒有從網站上見到。」

「什麼?我親眼看過他的畢業文憑,還有戴著博士帽的照片!」

「這不算什麼,在米國,你可以花五刀去學校租一套博士服和帽子,在大學的門口或主樓前,拍張旅遊紀念照。這個不是問題。」

「那個本科文憑呢?」

「那個本科大學是個野雞大學,在米國教育部的大學名單里根本就不存在,不值一提了。」張凡笑道,「要麼,我們加個微信,我把我朋友發來的網站鏈接給你,你自己去查驗一下,免得你說我侮辱他!」

她點了點頭,拿出手機與張凡加了好友。

張凡把昨天晚上錢蘊發來的鏈接轉發給了她。

「可是,你如果說他是騙子的話,他在基因研究所為什麼能幹得風生水起?」

「呵呵,這點嘛……你去問問基因研究所的所長,向他諮詢一下,他們研究所的名譽所長青林先生都做出了什麼成果?」

「什麼成果?」

「據我所知,他在研究所只不過是幫研究所聯繫科研業務、打著顧老的旗號到處融資而已!」

「他,他打著我外公的旗號融資?」

「沒錯。我聽朋友很確切地跟我說過。這些,你可以去找研究所所長核對,或者,你去那些融資單位,比如,我們區的園林花卉局,你去找一下林處長,問問林處長,青林在他面前是怎麼吹噓自己的?」

「你有林處長的電話嗎?我跟他聯繫一下。」

「好的。」張凡說著,便把林處長的手機號碼給她發過去了,並且囑咐道,「你在給林處長打電話核實之前,最好先向青林問一下林處的電話號碼,如果青林心裡沒鬼,他會把林處的電話號碼告訴你的。如果心裡有鬼,呵呵了,那就另當別論!」

「你說的有點道理。」她白了他一眼,眼裡透出一段風情,熱辣辣地撲到他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