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海三公主和二郎真君的訂婚就在後天,這種手工刺繡的產品就算是效率再怎麼快,兩天之內也是定製不出來的。

況且……

三公主和二郎真君也來不了世俗。

「好的先生,那您如果覺得這套合適的話,您可以跟我到前面去刷卡了。」銷售人員笑著回答,旋即又看了趙信一眼估算了下他的年紀,「當然,我們這裡也提供租賃……」

「刷卡。」

近百萬劃出,趙信哪怕是眼睛都沒眨一下。

這麼豪氣的手筆讓店的銷售員看向趙信的眼神都變了,雖然千面面具偽裝的趙信相貌平平,可是那一擲千金的豪氣可是讓他的顏值直接拔高了好幾個檔次。

店內好幾個還算是有些姿色的銷售員,都明示或暗示的要留趙信個聯繫方式。

都被趙信婉言拒絕。

就在趙信即將離開時,考慮到多種選擇性,他又將婚紗按照款式選擇了幾套,到時候一併交給西海三公主去選擇。

二郎真君的訂婚,趙信絕對不會小氣。

就這短短不到半個小時的功夫,趙信的卡就刷出去幾百萬,這種年少多金的男人不知道是多少女人夢寐以求的對象。

奈何,

趙信對那些銷售並沒有露出一絲一毫的興趣。

「真羨慕那個妹妹,要是我能有這樣的哥哥就好了。」待到趙信離開,店內的銷售人員還雙手十指緊扣放在下巴處,眼睛都冒出了小星星堆滿了羨慕。

「你是羨慕有這樣的哥哥,還是想有這樣的老公啊?」

「都行!」

「別做白日夢了,這種級別的貴少爺根本就不是咱們這種配置能接觸上的。」店內倒是也有相對理智的微微一笑,「有那功夫還不如商量商量下班以後怎麼宰小佳一頓,今兒小佳的提成得有二三十萬吧。」

「對對對,請客請客……」

婚紗店中喧鬧不止,而此時從店鋪中離開的趙信看著手中的婚紗也不禁露出笑容,輕吐了一口氣。

「呼……心中的石頭總算是放下了,就是不知道三公主會不會喜歡。」

「嘻嘻,主人,我覺得她一定會喜歡的。」靈兒滿是靈氣的大眼睛撲閃撲閃的笑成了月牙,將婚紗扔到萬物空間,趙信抬手颳了下靈兒的小鼻子,「等靈兒結婚的時候,也買給你。」

「結婚?」靈兒歪著小腦袋眨了眨眼。

「對呀,結婚……」

「結婚不是要跟喜歡的人才可以么?」

「沒錯。」趙信笑著開口道,「結婚,就是要跟喜歡的人。當然,也有很多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喜歡而結婚的。這種人很多都是迫於無奈,可是咱們不需要。咱家有條件,支持靈兒自由戀愛,以後如果靈兒有什麼喜歡的人就跟哥說,哥就是你的娘家人。靈兒現在有喜歡的人么,你在網上應該能看到許多信息,比如說什麼明星……」

「好像,沒有?」

小靈兒抿了下嘴唇,皺著眉頭嘀咕著。

「按照網上的描述,看到喜歡的人會心跳加速,小鹿亂撞,靈兒好像沒有喜歡的人呢。」

「那就可惜了,靈兒短時間是穿不上這套衣服嘍。」趙信打趣道。

「嘿嘿,靈兒不著急。」

看到靈兒都笑彎成月牙的眼睛,趙信抬手摸了摸靈兒的頭。正當他準備抬手喊車回酒店時,靈兒突然眨著大眼睛伸出手。

「主人你看,那裡好像是上官姐姐。」

「上官?」

趙信眯著眼眸朝前方望去,就看到在馬路的對面確實是上官姐妹,在路面還停著一輛超跑,一個手捧玫瑰穿著白色西服的男人攔在上官姐妹的前方,看不出來他到底是在跟誰求婚。

能看到的就是上官千初冷漠的臉,還有上官千荷的一臉不耐。

「主人,咱們要過去么?」挽著趙信手臂的靈兒詢問的歪著頭,趙信看了兩眼皺眉,又想了想現在自己的情況和模樣,「還是別去了吧,她們倆應該能夠處理好。」

「嗷。」

靈兒乖巧的應了一聲,秉持著眼不見為凈的態度,趙信想著換個地方打車,不想卻又驚呼道。

「主人,那人對上官姐姐動手了。」

「哈?!」

聽到這話的趙信頓時停下腳步,定睛望去就看到那個捧著鮮花的人,竟然朝著上官千初伸出了咸豬手。

舔了下嘴唇,朝著周圍看了一圈的趙信看到地上的板磚就摸了上去。 「是你。」男人危險的眯起眼眸。

就連周身的氣場,也瞬間變了。

剛才跟程允桉談了很多的條件,他故意拖延著他,把他從別墅里支出來。

程允桉淡然一笑,「生意人,只做買賣的,其他的,就不關我的事了。」

他只負責將傅時寒支出來,在背後順水推舟了一把。

傅時寒漆黑的瞳眸深冷一片,垂在身側的拳頭握緊,殺氣騰騰,「你在試我的底線?」

再加上次那回,算起來兩筆債了。

這次,他不會看在謝允臻的面子上,放過他了。

一次兩次碰了他的底線,他絕不姑息。

程允桉挑挑眉,未語。

傅時寒收回目光,立即轉身離開。

翟夜在門外,剛好也得知了別墅里的消息,見主子出來,臉上的神情暴戾又陰冷。

「主子,車已經在等著了。」

傅時寒緊握的手機傳來聲音,「我們的人快追不上了。」

外邊的天色,陰雲密布,他身上的戾氣一點點地蔓延開來,「位置發過來。」

……

電話戛然而止。

傾綰踢掉腳上的鞋子,趕忙跑到廚房,「謝允臻,你快點聯繫傅時寒,說小桑桑現在有危險!」

「怎麼了?」謝允臻放下手裡的東西。

她滿臉焦急,「我剛剛通電話突然中斷了,好像還聽到求救的聲音。」

謝允臻眸色微凝,「我給他打個電話。」

他轉身去客廳拿手機。

此時,正在路上緊跟著的男人,見手機響了,掃了一眼接起來。

「時寒,洛桑出事了。」

男人聲音低沉沙啞:「我知道。」

謝允臻問:「現在情況怎麼樣?」

「人被帶走了,還沒追到人。」他聲音平鋪直敘。

聽著電話里男人說的話,傾綰頓時待不住了,「不行,我要去找小桑桑!」

謝允臻拉住她,「傾綰,你別去添亂了!」

傾綰不管他,甩開他的手,扒拉起她自個兒的手機,聯繫夜禎。

「添什麼亂,我這是在幫忙。」

「傅時寒會找到洛桑的。」

聽到這話,傾綰剛發完消息給夜禎,抬眸看著他,問道:「你為什麼這麼確定?」

謝允臻輕輕的嘆了口氣,「因為洛桑對他很重要,傅時寒把她當成了他的命。」

「……」傾綰靜默幾秒,「那也不行。」

她繼續打她的電話,然後發信息。

傅時寒離開后。

程允桉拿起桌上的手機,骨節分明的手指點了通訊錄的一個號碼。

電話被接通后。

他聲音清冽,開口道:「戚瀾,我只能幫到你這裡了,之後你打算怎麼做,就不關我的事了。」

他在黑白兩道走,最看中的就是利益。

但也清楚,京城傅爺不是好惹的。

而這次,除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他也還清了之前欠戚瀾的恩情。

電話那頭,女人執著一杯紅酒,一頭的褐色捲髮垂在背後,微抿了一口,淡紅的唇瓣微抬:「答應你的,會給你。」

程允桉輕笑一聲,「就先這樣。」

他先一步掛斷了電話。

窗外的天色陰沉沉地,黑白調的房間里,沒有開燈,光線有些昏暗,室內格外的靜謐。

躺在床上的男人,神色淡淡的,聽完女人和電話那邊的人說完話后,一雙乾淨到讓人深陷其中的深眸,盯著落地窗那邊女人的身影,嗓音很淡地說:「戚瀾,別繼續了。」

女人回過頭,一雙眼睛盯著江池看。

他緩緩地,接著說,「放手,行么?」

戚瀾靜默數秒,勾了紅唇:「江池,你越界了。」

聞言,江池頓了兩秒,輕嘲一聲:「呵。」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最新章節、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桃之么、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全文閱讀、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txt下載、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免費閱讀、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桃之么

桃之么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

。 一次攻擊,失敗了!

金大亨覺得,這還是個意外,只要是你不放心,你的心中不放棄,那早晚就得是要成功!

成功的時候就是對方完犢子的時候,嗯,收拾對方簡直就是跟好玩一樣的容易。

然後,不放棄的展開了第二次的攻擊,還不是跟第一次一樣?那是有絲毫任何的變故么?

人家就是這麼的靈動,清爽的就是將你的攻擊給避開了過去。

再來,還來,一如既往的來。

氣人不氣人?

是不是很抓狂?

刷!

這是跟葉浮生杠上了。

刷!

一刀子,出自於葉浮生的反擊,這是一瞬間的功夫就要將金大亨給碎屍萬段,這一刀子就要結束了兩個人之間的紛爭,嗯,這個傢伙死定了,沒有懸念的事情。

然後呢,金大亨就這麼的身形挪移,側身躲避!

躲避了過去。

不給你命中的可能!

那一次躲避了過去又是可以躲避過去幾次?

人家這沒完沒了的攻擊可是再來還來持續而來哦。

刷刷的就是朝著金大亨的身上幹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