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信眼中露出笑意。

「難道你忘了,我可是言出必行啊!」。 遲辰出道以來,很少上綜藝節目,微博也很少發,只專註在他的作品上,面對外界所有的質疑,他從不解釋什麼,接受採訪被問到時,也是高情商輕描淡寫而過,而這次,他居然發了長文,來回應此次緋聞事件。

遲辰的微博,寫到了他和林森落的關係,兩個人在高二開始交往,大一時分手,被媒體拍到的那幾次,都是正常的朋友聚會,兩個人並沒有交往,之所以一直沒有正面回應,是覺得已經過去式了,也沒有必要再解釋什麼,而這次,因為我沒有處理好和林森落的關係,把第三個人牽扯了進來,很抱歉,大家想罵,都朝我來。

遲辰的這一回應,讓微博再次癱瘓。

我的天,居然是初戀關係。

哇哦!我曾磕的CP居然是真的。

我家遲辰也太有男友力了!

哭死了,那些罵我家寶貝是渣男的沒有心,他哪裏渣了,明明就很有擔當啊,不解釋,不過是沒必要罷了。

所以當初是林森落提出的分手吧,現在回國,又後悔了,想跟遲辰複合,所以說遲辰是她男朋友。

一切都說的通了啊,兩個人前男友前女友關係。

最慘還是顧顏沫吧,一直被罵小三。

林森落糾纏不清,死皮賴臉上趕着,結果遲辰不喜歡她了,強調是朋友關係。

我家寶貝居然早戀,媽媽不同意。

有網友通過遲辰發佈的微博,把他和林森落的戀愛發展,撰寫出了好幾個故事,讓網友們看的津津有味,更好奇遲辰和林森落的戀愛了。

顧顏沫看到遲辰發佈的微博時,已經是結束一天電影拍攝的凌晨了,她很想淡然的看完,淡然的無所謂,卻還是控制不了的難過和不開心。

她有猜想過遲辰和林森落的關係,卻沒有想到會是初戀的關係,初戀,輕念出來,都會讓人覺得心悸而美好,那麼漂亮的女孩子,他都可以不喜歡了,又會喜歡怎樣的女孩子呢?

雖然有些難過,但難過失落之後,是忍不住的開心,因為她反反覆復把他這條微博看了十幾遍,讀出了其他的意味,他是因為自己才發的這條微博澄清,他讓網友去罵他,而不是去罵她。

顧顏沫忍不住眉歡眼笑的在大號上,發了一條微博,星星會一直在月亮的旁邊,並配了一張星空圖。

小仙女終於營業了,不過我們不想看星空圖,我們想看你的自拍。

好文藝的句子。

這是在回應遲辰吧。

吐了,為什麼覺得顧顏沫好噁心。

不喜歡她。

顧顏沫是在蹭遲辰的熱度吧,發的那麼模糊,不知道的,還以為遲辰是因為她,才跟林森落分手的呢。

顧顏沫發完微博,便下線了,沒再去看,那些似綻放在田野里的花的評論,好與壞,取決於你更喜歡朝漂亮的花看,還是更喜歡朝枯萎的花看,而她,都不喜歡看,因為怕迷失,更怕被擊潰,人一旦得到溫暖的愛后,便變得,沒那麼堅硬了。

在顧顏沫發微博上熱搜后沒多久,林森落也發微博了,分手了,但還愛。

短短六個字,不到一小時,就上了微博熱搜榜第二,第一依舊是遲辰林森落。

這條微博,莫名讓我很想哭。

想我前任了。

姐姐為什麼要跟遲辰分手呀?他那麼帥,還那麼優秀。

好好奇你和遲辰的高中戀愛啊,還有為什麼要分手啊?

你們分手是不是因為異地,是不是因為你去海外出道啊?

分手了,但還愛。所以回國后,才幾次被拍到和遲辰一起出現,但公司又同時闢謠,你們兩個人從來都沒有解釋澄清過,原來是初戀,好可惜啊。

希望你們複合。

姐姐要幸福啊!

林森落,女團出身,有顏有實力,感覺比顧顏沫更配遲辰。

姐姐加油。

感覺是三角戀關係啊!我現在都替他們感到尷尬了,接下來還要一起錄製好幾期的節目呢。

不說了,後面的《你來選偶像》,我每一期都要看。

《你來選偶像》的收視率,絕對又要爆表了。

我要把前面幾期再看幾遍,以前覺得林森落的故意,在現在看來,都好甜啊,她是真的還喜歡遲辰。

熱搜的熱度,一直持續到第九期節目的錄製,周嵐為了避免再出現沒有助理照顧顧顏沫,而被他人誤會的事件,給她找好了一個女生助理陳佳,今天,她們要從電影拍攝地,去往連市錄製節目,機場送機的粉絲,圍堵到水泄不通,以至於出動了機場的所有保安護送顧顏沫。

顧顏沫從不公佈自己的行程,但粉絲卻總會有辦法,知道她的行程,而今天送機的粉絲里,還來了很多林森落的粉絲。

陳佳護著顧顏沫走在她的旁邊,顧顏沫戴着黑色墨鏡,表情淡然,時而會沖跟她說話的粉絲淺笑,整個人,溫柔而又清冷。

突然,偌大的機場,響起一陣,從大喇叭里喊出的辱罵聲,「顧顏沫,你就是個不要臉的小三——」

顧顏沫本來不想駐足,無所謂的掠過所有對她的傷害,就像無所謂翻過網上的惡語私信一樣,卻在聽到女生吶喊的下一句時,停下了腳步。

「你跟遲辰,狗男女一對,渣男賤女,絕配,離我們林森落遠點,不要禍害她了。」

顧顏沫轉過身,她身邊的粉絲,便也跟着她轉了身,她們氣得渾身發抖,卻記住了顧顏沫曾對他們說的,不要參與進任何的罵戰當中,不要做箭,也不要做靶,要做到無視的強大,以至於現場的粉絲,默契的沒有上前去搶女生的喇叭,而是怒視着她。

顧顏沫往回走,粉絲再次默契的自動朝兩邊退,給她讓出路。

女生放下喇叭,毫不畏懼的盯着朝她走過來的顧顏沫,顧顏沫站定在女生的面前,抬手取下黑色墨鏡,一張清新淡雅的臉,暴露在女生面前,她很漂亮,有種攝人心魄的美,但不是所有人,都會被蠱惑,她嘴角含笑,眼神卻駭人,讓人突然感到心悸。

。神帝城廣場之上。

楚秦的女人們,都被楚秦的神力吸引來到了這裏。

而楚秦,則是盤坐在廣場中央,手掌深入了面前的空間洞穴之中。

下一刻,楚秦的手掌從空間黑洞之中收回,帶回了朱厭,將之重重地摔打在廣場地面。

「啊!」見到朱厭的猙獰面目,雷主,太蒼大帝,曦娥等人皆是

《斗羅之開局簽到女神小舞》824收服朱厭 她可不想被人印上風騷女人的標籤。

好羞人。

是真的很羞人。

還很羞恥。

「隨你,愛下不下。」男人的聲音淡淡的,冷冷的,一付你隨意,你愛咋地就咋地的樣子。

楊安安後悔了。

她的手機一直在手上的。

她卻因為要面子,因為不想讓喻色看到穿著孟寒州襯衫的她,所以一直也沒有向喻色求救。

她現在就想向喻色求救。

總之絕對不能現在這個樣子被趕下車。

那樣太丟人了。

楊安安拿出手機就開始給喻色發信息。

結果,發送完畢,她看了又看,懵了。

居然發送不出去。

是的,連發了幾次的回復都是發送不出去。

因為發送不出去,對話框里是一個個的感嘆號。

「孟寒州,是不是你搞的鬼?為什麼我手機不能發信息了?」

孟寒州隨意的轉了一下方向盤,「欠費了吧。」

楊安安立刻翻找手機信息,然後看到那條提醒手機欠費的信息時,她欲哭無淚。

她的手機已經被限制呼出呼入了。

更沒有流量。

所以,現在是打電話不可以,發信息也不可以了。

看了又看,她可憐兮兮的看孟寒州,「把你的手機借給我打一個電話好不好?」求人就要有求人的姿態,她聲音盡量放柔的求著孟寒州。

不過心裡卻是把他的祖宗十八代全都問候了一遍。

他大爺的。

要不是他,她現在也不至於這麼慘。

只穿著一件他的襯衫,滿大街的轉。

羞死人了。

「隨便,不過喻色現在在軍訓呢,你確定她能接你電話?」

好象不能。

才要拿孟寒州的手機的手又放下了。

南大的軍訓很正規的,除非是解散休息的那十幾分鐘,否則,就算是手機響徹天際,也不能接。

這是紀律。

違反紀律是要被處罰的。

楊安安無奈的呆坐在副駕的位置上,越看孟寒州越討厭。

忽而,她想起了一件事,「咦,我手機里怎麼沒有穆承灼的來電?他今天怎麼沒有給我打電話?難道是不想騙下去了?」

孟寒州邪邪睨了楊安安一眼,「他很忙。」

「忙著再騙一個嗎?」

「騙不到了,你們南大除了你這樣智商的,應該再也騙不到了。」

「你才智商欠費呢。」

「我有說你智商欠費?」

「你的意思就是說我智商欠費,孟寒州,你別總是欺負我,你欺負我,我知道的。」

可是欺負你挺好玩。

不過這句話孟寒州沒說。

車子突然間就來了一個轉彎。

沒有絲毫防備的楊安安身體劇烈晃動了一下,隨即不由自主的就靠到了孟寒州的身上。

她沒有要靠到他身上的。

她是寧願靠到他的車門上,也不要靠到他身上。

可是那彎轉的又快又急彎又大,她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就這樣莫名其少的就撞到了他的身上。

「這麼喜歡投懷送抱嗎?」孟寒州低聲笑道,心情看起來很好的樣子。

「你才喜歡投懷送抱。」

「我是喜歡呀,你繼續。」

楊安安:「……」

她表示她要被他磨的瘋魔了。

就很無措的感覺。

就在她還猜不到他要去哪裡的時候,才轉過一個彎的車悄然間就停在了路邊。

楊安安懵的一匹的看出去。

才發現這條街上人很少,看起來好象是新開發的街區,沿街的店面差不多全關著,只有這車停車的位置的一側的一家店開了。

是一家精品時裝店。

「你……你要送我衣服?」掃了一下店名,這裡好象是定製衣服的店面。

所以,就算是進去了,也不一定能找到合適她尺寸的衣服吧。

定製的。

她沒有在這裡定製過衣服。

還有,她現在這樣子不想下車,啊啊啊。

「你不接受也可以,那你現在就可以離開了。」孟寒州淡淡的,一付請君隨意的樣子。